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邓伟志 社会学视野中的宗教  
  作者:邓伟志    发布时间:2014-09-03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社会学视野中的宗教

 

邓伟志

 

原文载于:《行政管理改革》2014年第8期。

 

 

  [摘 要] 宗教之所以能以其独立形态在社会中存在、发展,是因为宗教共同体与世俗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社会学则侧重于研究宗教制度的功能,主要是社会整合功能、心理调适功能、个体社会化功能、群体认同功能、预言的功能。宗教的演化和嬗变还在继续中,作者就宗教的变革提出,一是要增强共处和互补的意识;二是要积极参与反邪教;三是要尊重科学。作者认为,未来的各大宗教都不会同今天完全一样,都将从教义、教仪和教团等方面革故鼎新,吐故纳新。

  [关键词] 社会学;宗教制度;演化和变革

  [作者简介] 邓伟志,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上海市社会学会会长,中国社会学会顾问。

 

 

 

  社会学在19世纪初、中叶成为一门学科不久,19世纪末叶就有社会学者把目光定格在宗教方面,研究宗教的功能,分析宗教的演化与社会变迁的关系。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社会学界仍然从教义、教仪和教团三个层面关注宗教。

  社会学积极关注宗教

  社会、社会学关注宗教是有深刻道理的。宗教是一种社会历史文化现象,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人的思维能力发展到一定水平时,出现的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现象。不用说,以社会为研究对象的社会学,关注宗教界完全是题中应有之义。

  有人说社会学同文学一样是“人学”,过去还有人把社会学译为“群学”。从人群角度来看,在当今世界的62亿人口中,信奉各种宗教的人至少有48亿。可以说是:五分天下有其四。对如此庞大的人群,社会学怎能熟视无睹呢?

  具体说来,仅仅是基督徒(广义基督徒,受洗教徒)地球上就 有21.4亿,占世界62亿总人口的34.5%以上,分布在220多个国家和地区;信奉伊斯兰教的人数约有12亿,占世界总人口的19%,分布在172个国家和地区;信奉佛教的人数约有3.6亿,接近世界总人口的6%,分布在86个国家和地区。此外,还有印教教徒8亿,分布在88个国家和地区;犹太教徒1700万人,分布在125个国家和地区;道教教徒5000万人,以中国和海外华人居住地区为主;锡克教徒1700多万人,耆那教徒350万人,均以印度为主。基督教徒比例最高的国家是墨西哥,占墨西哥人口的99%;其次是法国,占法国人口的98%;再其次是巴西,占巴西人口的93%。在很多伊斯兰教国家,如阿拉伯地区和北非一些国家,除了从别国来的人以外,他们整个民族百分之百的信奉伊斯兰教。

  在我们中国,以道教、佛教为主,教徒人数为1亿人,伊斯兰教的人数为2000万人,基督教的人数为也以千万计。中国的教徒占全国人口的比例并不太高,但绝对数大大超过一亿,接近两亿,堪称宗教大国之一。当代中国“五大宗教”的宗教团体有3000多个,宗教教职人员约有30万人,宗教活动场所达8.6万余处。

  为了适应和满足宗教界的需求,中国社会学界一直在坚持不懈地研究宗教。

  侧重于研究宗教制度的功能

  在宗教走出民族而成为世界宗教以后,便出现了形态比较完备、文化内涵丰富的人文宗教。从而引发学术界从社会学、历史学、哲学、人类学、民族学、心理学、地理学、生态学、考古学、文献学、语言学等角度开展研究,交义互渗,边缘共构。

  作为社会学则侧重于研究宗教制度的功能。

  一是社会整合功能。宗教界通过超自然力的奖赏与制裁来维护社会秩序,从而扩大了社会控制的范围。由于宗教强调个体良心,便把人为的监督缩小到最低限度。宗教还为越轨失范的人提供忏悔、赎罪和自新的途径,也有助于强化社会控制。当然,任何事物都会物极必反,如果把某些宗教制度推向极端也可能不利于社会安宁。比如,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出现的种族冲突、民族歧视和团体矛盾,有的就是宗教极端引发出来的。这就要求人们要把握好分寸。

  二是心理调适功能。人的外在环境是千差万别的,受外在环境作用的人的心理状态必然是复杂多变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加速度发展,社会文化的飞跃向前,人的心理承受力有的能跟上,有的跟不上,有的心理健康,有的亚健康。不少人患有轻重不同的心理与精神疾病,这就需要调适。调适的内容和方式很多,宗教的心理调适是其中之一。“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虔诚的宗教信仰者或对宗教有所有信仰的人来讲,发挥宗教的调适功能,便是不可忽视的了。马克思说:“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人们可以在宗教活动中,从超自然、超人间的说法中,得到慰藉、镇静、宣泄,甚至解脱或者半解脱。当然,事物无不有二重性,如果宗教界没有对症下药,有时也会抑制异议,妨碍社会变迁。

  三是个体社会化功能。人都有一个从自然人向社会人转变的过程。人在适应和变革自然与社会的同时,也在能动地变革自己,不断适应社会生活。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能够社会化,既能够在青少年时期完成早期社会化,也能够在中、老年继续社会化,还能够在晚年“活到老,学到老”,实现再社会化。实现三种社会化的途径一靠家庭,二靠学校,三靠大众传媒,四靠社会群体的相互促进和影响。毋庸置疑,这社会群体包括宗教团体。宗教团体的成员在宗教活动中传递信息,沟通思想,传播知识、技能和规范,推动个体人的社会化迅速“化”起来。值得注意的是:传播向上的信息和知识,会增能;传播向下的信息和知识,会减能。宗教界要力求增加向上的正能。

  四是群体认同功能。上面所讲的社会化,无疑地是:为群体所认同,为社会所融合。而认同和融合必须有共同的价值观和社会公德。宗教实践必须按照与社会相适应的法规来办事。宗教一贯所倡导的善和爱,从根本上说,是与当今社会一致的,是能够增强团体凝聚力的,是符合人性的健全和发展所需要的,是可以补偿和克服人的社会存在的某些不足、有限和缺陷的。对人来讲,宗教教义、宗教文化在加大人的社会责任,规范人的社会行为,缩短社会距离,提升社会认同。

五是憧憬的功能。宗教界认为在人类生存的现实世界之外还有一个超自然、超人间的神秘力量或实体,又认为这种神秘力量不仅超越一切,主宰一切,而且无所不在。宗教由此出发,便为人类构想出一个未来的美景。对这种“未来的美景”的“未来”,尽管有人认为跟今天的“未来学”研究不一样,但它在某种程度上也能为一些人所欣赏,能吸引一些人对来世的憧憬,从而把生活的苦难丢在脑后。这种“未来的美景”有时会麻痹人应有的摆脱苦难的斗志,可是大量地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

宗教的演化和变革

  宗教的历史悠久。根据已有的考古发现,特别是对尼安德特人和山顶洞人墓葬的发掘,以及对原始人洞穴岩画的辨析,早在公元前两三万年的旧石器时代,就有崇拜自然物、自然力,崇拜祖先的各类宗教信仰活动。三万年以来,宗教一直处于不断变化中。在氏族部落转变成民族国家以后,社会从氏族部落社会转变成民族国家社会,宗教也同时从氏族部落宗教相应地转变成民族国家宗教。随着人们活动范围的扩展,民族国家宗教越出国界,促使宗教具有普世性。随着人类进入文明时期以后,宗教建筑、宗教音乐、宗教艺术、宗教舞蹈、宗教文学、宗教医学发展起来,于是人文宗教逐渐露出水面。宗教有从多神教向主神崇拜、向单一主神教过渡的历史,也有在各大宗教里涌现出若干教派的现实。这也是宗教繁荣的标志。

  宗教的演化和嬗变还在继续中,本文就宗教的变革说一点粗浅的认识。

  (一)增强共处和互补的意识。当今举世公认的“世界三大宗教”,即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之间,中国的五大宗教之间,要始终不渝地坚持和平共处。在各大世界宗教内部,所分出的七八个、几十个教派之间也要本着“和而不同”的精神加强团结。有差异是正常的。问题是不能以自己之“异”来轻率地否定他方之“异”。有矛盾是难免的,但是要在讨论中增强共识,万万不可激化为肢体冲突或机械冲突。发生机械冲突是与教义相悖的。有宗教就有宗教批评学。19世纪有人本主义的宗教批评,有德国蒂宾根的圣经文献批评,有马克思主义的宗教批评,有达尔文进化论的宗教批评,有尼采虚无主义的宗教批评,有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方法的宗教批评,还有法兰克福社会批判学派的宗教批评。对所有这些批评,包括当今各种各样的宗教批评,宗教界都应当正确对待,择其善者而从之,不善则不从。不从,也要心平气和地“不从”。

  (二)不走极端。任何事物、任何真理都有个“度”,都是在一定时间、地点、条件下存在的。超出了“度”,就会走样。水在常温下是液体,这是毫无疑义的,可是到摄氏零度以下就变成了固体,在100度以上则成了气体。中国有两个有名的成语说得特别好:“过犹不及”,“物极必反”。如果无视时间、地点、条件,把信仰推向极端,就是推下深渊,就是走向反面。我们提倡不怕死,提倡舍己为人,但决不是要把生命当儿戏。我们主张“惩恶”,但决不是要把自以为“恶者”,任意施以杀戳。宗教万不可走极端。更不可像当下许多邪教组织那样,把信徒的信仰当做实施非法勾当和谋取罪恶利益的工具。

  (三)要积极参与反邪教。如今各国各地都有些人披着宗教的外衣,神化首要分子,贩卖私货,敛取钱财。邪教没有成套的教义,只有迷信邪说,尽干些坑蒙拐骗、残害百姓的无耻勾当。中国有个女邪教徒,因为照顾两个双胞胎的女儿,没能去拜邪教,邪教头子就叫她割掉两个女儿的喉管。如此残忍,如此惨无人道,是十足的反人类、反社会的恶劣行径。邪教披着宗教的外衣,是对宗教的玷污。比如最近中国有个邪教头子,声称“我就是耶稣,耶稣就是我”。这是一切信仰耶稣的人所无法容忍的。宗教界应当迅速起来澄清、起来揭露。1992年《中国佛教》杂志在邪教刚一露头时,就率先著文批判邪教,是值得效法的。正教抬头,邪教就低头。人们的精神充实,境界高尚,邪教就无隙可乘,无孔可钻。合法的社会组织四通八达,茁壮成长,邪教就无立足之地。

  (四)要尊重科学。在宗教伴随着科学与日俱进的今天,像四百多年宗教界把布鲁诺处以火刑,三百多年前把伽里略判处终身监禁的事不会有了。可是,在宗教的某些领域仍然应该强调尊重科学。30年前西方宗教界为伽里略平反,就是尊重科学、服从科学的表现。尊重科学,既要尊重自然科学,也要尊重社会科学。有句话叫“隔行如隔山”,后来又加上一句:“隔行不隔理”。因为“理”是一样,规律都是铁打的。就是“如山”,这“山”也是可以翻过去的,“翻山越岭”嘛!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有很多大和尚、小和尚支援共产党。共和国卫生部副部长傅连璋在两万五千里长征前,就是一名基督徒。他凭着医术保住了陈赓的腿,治好了毛泽东的病。给淮海战役中萧县的相山寺就是解放军的指挥所。几年前,汶川地震时,有好几个取名“震生”的婴儿是产妇在庙里生下的。这都说明宗教同样具有“开放性”,宗教正在遵照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不断地开放,再开放。宗教在今天完全可以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完全可以为社会主义服务。

  记载宗教教义的书是人编写的,也是人信的。就是神说的,在我看来,也是人替神说的。宗教之所以能以其独立形态在社会中存在、发展,是因为宗教共同体与世俗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宗教教徒在西方有的国家在相对减少,在有的国家正在绝对减少。这是值得深思的。不论怎样,宗教将长期存在。显然,未来的各大宗教都不会同今天完全一样,都将从教义、教仪和教团等方面革故鼎新,吐故纳新。

 

 
  责任编辑:szp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