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论文辑览 > 社会研究方法 > 定性方法 >
  水延凯 中国古代社会调查的发展  
  作者:水延凯    发布时间:2015-08-08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中国古代社会调查的发展

 

水延凯

 

摘要:中国古代社会调查发展,从公元前2070年夏王朝建立到1840年鸦片战争,历时约3910年。中国古代社会调查的发展主要表现为三方面:社会调查类型的扩展,社会调查内容的演变和社会调查方法进步。

 

关键词:中国,古代社会调查,发展

 

 

 

中国古代社会调查,是指中国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社会调查,包括夏、商、周、秦、汉、隋、唐、宋、元、明,直至清朝前期的社会调查;其年代,从公元前2070年夏王朝建立起,到1840年鸦片战争止,前后历时约3910年。

 

中国古代社会调查的发展,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即:古代社会调查类型的扩展,古代社会调查内容的演变、古代社会调查方法的进步。

 

一、古代社会调查类型的扩展

 

中国古代社会调查的类型,是随着社会调查目的、需求的发展而不断扩展的,它们的调查主体、社会功能也是多种多样、不断扩展的。中国古代社会调查史说明,它大体可分为5种类型,即行政型社会调查、变革型社会调查、学术型社会调查、文艺型社会调查和应用型社会调查,它们各有不同的调查主体,不同的社会功能。

 

1.行政型社会调查,其调查者主要是统治阶级的官吏,其主要目的是收缴贡赋、征集兵员、派使徭役,管理国家和巩固统治,同时服务社会。例如,殷商甲骨文、金文中关于“登人”和战争的记载,春秋战国的上计制度和“初税亩”,秦“初令男子书年”和“使黔首自实田”,汉的“编户齐民”和“度田”,隋的“输籍之法”,唐的丈量土地和《国计簿》,宋的“丁产簿”、“结甲册”和“鱼鳞册”,元的“诸色户计”和户籍清理,明的户帖和黄册制度,清的“摊丁入亩”和赋役簿册等。行政型社会调查的社会功能,主要是统治阶级管理国家、治理社会、统治和剥削人民的重要工具。

 

2.改革型社会调查,其调查者主要是社会改革家,其主要目的是揭露时弊、剖析病因、提出方案,推动变革,破旧立新。例如,周公旦的“明德慎罚”和“敬德保民”,管仲的“明法审数”和“八观”,孙武的“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商鞅的“强国知十三数”,秦的郡县制改革和车同轨、书同文,汉的文景之治和光武中兴,北魏孝文帝的汉化改革,唐的贞观之治和两税法,宋的庆历新政和熙宁变法,辽的“因俗而治”和一朝两制,元的治汉地、行汉法,明的张居正改革和“一条鞭法”,以及清的洋务运动等。改革型社会调查的社会功能,主要是社会改革家探究社会病因、提出改革方案,推行社会变革的有力武器。

 

3.学术型社会调查,其调查者主要是各类学者,其主要目的是广泛搜集资料、开展学术研究,形成新观点、新学问。例如,先秦的《山海经》、孙武的《孙子兵法》、司马迁的《史记》,班固的《汉书》,贾谊的《论积贮疏》,诸葛亮的《隆中对》,陈寿的《三国志》,郦道元的《水经注》,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孙思邈的《千金方》,沈括的《梦溪笔谈》,宋慈的《洗冤录》,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徐光启的《农政全书》,宋应星的《开工开物》,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魏源的《海国图志》等。学术型社会调查的社会功能,主要是学问家、思想家搜集社会信息、研究社会现实,形成新观点、新理论的基本方法。

 

4.文艺型社会调查,其调查者主要是文学家、艺术家、诗词作者等,其主要目的是体察社情民意、深刻反映现实、创作新作品、塑造新人性。例如,先秦的《诗经》、《离骚》和《九歌》,“建安七子”的《洛神赋》、《饮马长城窟》和《西京乱无象》,陶渊明的《归园田居》,李白、杜甫等的唐诗,苏拭、辛弃疾等的宋词,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关汉卿的《窦娥冤》,明朝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和《金瓶梅》,冯梦龙的《三言》,曹雪芹的《红楼梦》,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吴敬梓的《儒林外史》等。文艺型社会调查的社会功能,主要是文学家、艺术家体察社情民意、创作精神佳品的重要途径。

 

5.应用型社会调查,其调查者主要是除上述几类调查主体之外各行各业的翘楚,其主要目的是把握社会需求、服务广大受众,开拓新业务、创造新局面。例如,秦《封诊式》中记载的司法调查,刘晏的商情调查和经济调查,狄仁杰、于谦、海瑞等的断案调查,陆羽的《茶经》,宋的地方志和王象之的《舆地纪胜》,刘完素的《黄帝素问宣明论方》,朱思本的《舆地图》,郭守敬的《授时历》,忽思慧的《饮膳正要》,郑和的《郑和航海图》,徐弘祖的《徐霞客游记》,以及清的《康熙皇舆全览图》和《乾隆内府地图》等。应用型社会调查的社会功能,主要是各行各业翘楚满足社会需求,搞好自身业务,更好服务社会的有效手段。

 

二、古代社会调查内容的演变

 

古代社会调查的内容,是随着古代社会发展、古代社会调查类型扩展而不断演变的。古代社会调查的历史证明,调查内容的演变趋势是:

 

1.先出现人口调查,后出现土地调查

 

中国进入奴隶社会后,由于需要征集兵员抵御外侮或对外扩张,因而早在夏商时期就出现了对于“登人”的调查。这说明,人口调查早于土地调查。就人口调查而言,由于征集兵员、派使徭役只需要掌握丁(成年男子)口数,因而丁口调查又早于人口调查,直至西周“及大比,登民数,自生齿以上,登于天府。”(《周礼•秋官司寇第五•小司寇》),仍不是全面的人口调查。就土地调查而言,山水调查早于田亩调查。因为,上古时代水患频繁,它涉及到部族的兴衰存亡,因而就出现了勘察山脉、水系及其走向的大规模山水调查,《山海经》、《禹贡》等,就是古代山水调查的结晶。至于田亩调查,由于早期华夏地广人稀,想耕种多少地就耕种多少地,根本不存在田亩调查的客观需要,直到春秋时期的楚国才出现“书土田,度山林,鸠薮泽,辨京陵”(《 左传•鲁襄公二十五年》)的记载。

 

2.先重人丁、户口调查,后重田亩、财产调查

 

赋役,是赋、税和兵、役的合称。赋税,是统治者为管理国家、维护统治而强制征收的田赋和捐税,一般包括以人丁为依据的人头税(即丁税),以户为依据的财产税(即调),以田亩为依据的土地税(即田租),以及各种各样的苛捐杂税。兵役,是统治阶级为了维护统治,镇压百姓反抗,抵御外族入侵或对外扩张,兴建皇家宫室、官衙和水利等民用工程而强行征集的兵员和徭役,一般以成年男子为征集的依据。

 

中国古代的赋税制度,以唐建中元年(780年)实行“两税制”为界,此前多重口税、丁税,此后转向重田税、财产税。因此,为征收税赋而开展调查的内容,从夏、商、周,到秦、汉、隋直至唐前期,大都重丁口调查、人口调查和户口调查;唐建中元年后,则转向重田亩调查和财产调查,特别是清雍正推行“摊丁入亩”改革后,田亩和财产更成为行政性社会调查的重点内容。但是,这决不是说人丁、户口调查不重要。由于兵役的征集都以成年男子为对象,因而历朝历代都非常重视丁口调查。秦以后丁口调查扩展为人口调查,但仍强调“令男子书年”,其目的是便于根据男子年龄来征集兵员和徭役。总体而言,对于统治阶级来说,人丁、户口调查,不仅先于田亩、财产调查,而且重于田亩、财产调查。

 

3.先经济领域调查,后非经济领域调查

 

夏、商、周时期,以农牧业为经济基础,以税赋为主要目的,因而早期经济调查的内容,大都涉及农牧业和税赋情况。例如,夏王朝的农业主要种植粟、黍、豆、麻和水稻,其收成和税赋主要取决于土壤状况,因而《禹贡》按土质优劣对九州的田、赋情况进行复合分组:首先,按“等”分为上、中、下三等;然后,按“级”再细分为上、中、下三级。这种复合分组,既是农业调查的结果,又是税赋调查的总结。

 

秦汉以后,随着生产发展、技术进步、产业扩张,经济调查的内容逐渐丰富起来。例如,秦有黄金衡器,汉有盐铁统计,唐宋有“坑冶”、漕运、造船调查;元有水陆驿站和牛、马、驴、车、轿、船等交通工具统计;明朝,不仅有水、马驿站和递运所分布情况的调查,而且还有了通过外贸流入的白银、资本积累、雇佣劳动、城镇人口的统计;到了清朝,除了农业、制造业外,海外贸易的地区和情况,海关进出口的货物、种类和价值,都有较系统的调查和统计。总之,随着经济发展,经济调查的内容越来越多样、越来越丰富。

 

至于非经济领域的调查内容,在夏、商、周时期,主要涉及军队、战争、狩猎和祭祀等情况的调查。秦汉以后,贾谊的《治安策》,徐干的《民数》,诸葛亮的《隆中对》、傅玄的“五条政见”,魏征的《谏太宗十思疏》和《十渐不克终疏》,王安石的《上仁宗皇帝言事书》和《本朝百年无事札子》,海瑞的《治安疏》,张居正的《论时政疏》,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洪吉亮的《意言》,包世臣的《庚辰杂著二》,以及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孙思邈的《千金方》,沈括的《梦溪笔谈》,宋慈的《洗冤录》,王祯的《农书》,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徐光启的《农政全书》,宋应星的《开工开物》等,则大都涉及到政治、思想、文化、科技等非经济领域。

 

4.先客观现实情况调查,后主观精神状态调查。

 

先秦的许多政治家、思想家,就很重视主观精神状态的调查。例如,成书于春秋时期的《诗经》,真实反映了中国奴隶社会从兴盛到衰败的历史面貌,无情揭露了奴隶主贪婪、寄生的本性和广大妇女的悲惨命运,歌颂了奴隶反抗的呼声和对理想生活的向往。它既是对奴隶社会客观现实的描述,又是上古时期社会习俗风尚、主观精神状态的反映。又如,管仲的“八观”,前四观主要涉及饥饱、贫富、侈俭、虚实等经济领域的客观现实情况,后四观则主要是对“民”、“臣”和“上意”的主观状态进行调查,并据此对一个国家的治乱、强弱、兴灭、存亡做出判断。中国近代的启蒙思想家,更重视广大民众的主观精神状态。例如,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所宣扬的“民本”思想、“民权”意识,以及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精神,既是对历史经验的总结,又是对当时民众主观精神状态进行调查的结晶。

 

三、古代社会调查方法的进步

 

中国古代社会调查的方法,经历了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由概略到准确、由抽象到具体的发展过程。古代社会调查方法的进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就一般调查而言,古代社会调查已采用多种方法,其中主要的是:

 

⑴ 实地观察法,就是观察者运用自己的感觉器官,特别是视觉器官,认识、辨别、了解处于自然状态下的社会现象的方法。例如,《八观》中的“行”、“观”;《八观》和《六韬》中的“视”;《孙子兵法》中的“察”、“闻”;《左传》中的“辨”;《荀子》中的“闻”、“见”;《史记》中的“游”、“探”、“窥”、“浮”、“涉”、“过”;《洗冤集录》中的“看”、“检”等,都是运用实地观察法进行调查的不同说法。实地观察法的最大优点是直观、可靠,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就是这个意思。同时,实地观察法简便易行、适应性强、灵活性大,因而是古代社会调查使用得最多的基本调查方法之一。

 

⑵ 口头访问法,就是访问者通过口头交谈方式向受访者询问、了解情况或探讨问题的调查方法。例如,《问》篇中的“问”;《八观》和《六韬》中的“听”;《孙子兵法》中的“知”、“闻”;《洗冤集录》中的“问”、“审”,以及《齐民要术》、《千金方》、《洗冤录》、《本草纲目》、《农政全书》、《开工开物》等形成过程中的“探访”和“咨询”,都是运用口头访问法进行调查的不同说法。口头访问法可以广泛了解社会情况,包括过去和外域的情况,可以深入探讨各种社会问题,可以灵活应对访谈过程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可适用于各类受访者,因而也是古代社会调查使用得最多的基本调查方法之一。

 

⑶ 文献调查法,就是调查者搜集文献资料(即具有一定知识内容、一定记录方式、一定物质载体的资料),通过整理分析、摘取有用信息而认识社会现象的方法。文献调查法是有了文献之后才出现的调查方法。它是书面的、间接的、非介入的调查方法,具有方便、自由、省钱、省时、效率高、超越时间空间限制等特点,因而尽管它的出现晚于实地观察法和口头访问法,但在古代社会调查应用却十分广泛。文献调查法不仅是《水经注》、《齐民要术》、《本草纲目》、《农书》等著作形成的重要方法之一,而且是《史记》、《汉书》等史学著作和《永乐大典》、《四库全书》等类书形成的唯一方法。

 

⑷ 实验调查法,就是实验者按照自己的想法,通过改变某些自然、社会条件或环境的实践活动,来检验自己的想法,认识实验对象的特性和内在本质的调查方法。例如,《八观》中的“入”;《孙子兵法》中的“验”;《左传》中的“牧”(放牧、治理、勘查),都与实验调查法的含义相近。贾思勰曾亲自参加农业生产实践,他的《齐民要术》就是实地调查、文献调查与实验调查相结合的产物;孙思邈一生致力于药物研究,边行医,边采药,边临床试验,《千金方》就是他长期调查研究和亲自实验的产物;《洗冤集录》、《本草纲目》、《农政全书》和《天工开物》等著作,无不是作者长期调查研究和亲自实验的结晶。

 

⑸ 思维加工法,就是调查研究者运用语言、文字等工具和一定思维方法,对整理、统计分析后的资料进行研究,并做出结论的思维过程或方法。例如,《八观》中的“求”;《六韬》中的“虑”;《孙子兵法》中“象” ;《左传》中的“鸠”(通“究”);《史记》中的“原始察终,见盛观衰”、“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洗冤集录》中的“借”和“理”等,都是思维加工的不同说法。思维加工的任务是:叙述真实情况,分析因果关系,揭示事物本质,做出基本结论,提出对策建议。可以说,古代社会调查的一切优秀成果和重要著作,无不是调查研究者精心思维加工的产物。

 

2.就人口调查而言,调查的对象、主体、方式、内容是不断变化的。

 

人口调查的对象,商“登人”,主要是登成年人。周“登万民”,是“自生齿以上,登于天府”。秦“初令男子书年”,主要关注15(或17)~60岁的适龄男子。汉以后,原则上是男女大小人口全部入籍,但事实上存在的大量家奴、私附户、漏户、逃户、迁徙人口和少数民族人口,多不调查、不入籍。各朝人口数,主要是编入户籍的人口数。

 

人口调查的主体,有两种:一是基层官吏登记,如商“登人”、周“登万民”,此后多数朝代都是基层官吏调查、登记。二是百姓自书自实,如秦“令男子书年”,晋“自填法”、唐“手实法”,后唐“委人户自通供手状”等。总体而言,基层官吏登记居多。

 

人口调查的方式,有两种:一是仅用文字登记、造册;二是在登记基础上还要“貌阅”,如汉的八月“貌阅”,隋的“大索貌阅”、唐的“团貌”等。事实上,“貌阅”和“团貌”的朝代有限,由于费力费时,往往流于形式。

 

人口调查的内容,由单纯计数,到分组、分类;由简单分组、分类到复杂分组、分类。如商“登人”,只单纯计数。周“登万民”,则要“辨其中国,与其都鄙,及其郊野,异其男女”,即按居住地域和性别分组。汉以后各朝,户口调查大都有人分组、户分类的要求。例如,汉“编户齐民”,将户籍分为市籍、侯籍等不同类别,既要登记姓名、性别、年龄,又要登记籍贯、身份、相貌和财富。晋按人的年龄有“正丁”、“次丁”和“老小”之分,按户有黄籍、白籍之别。隋按人的年龄分为“黄、小、中、丁、老”,按户分为民籍、军籍。唐按是否本地人分“主户”与“客户”,按是否纳税服役分“课户”与“不课户”。宋的主户分为官户、吏户和民户,并按占田多少分为五等。元按户主职业分为军户、站户、匠户、医户、盐户、僧户、道户、儒户等。明的户籍分民、军、匠三大类。清的户籍分军籍、民籍、匠籍、商籍、灶籍等。总之,人分组、户分类有越来越复杂的趋势。

 

3.就土地调查而言,调查的对象、内容和方法是不断丰富的。

 

中国古代的山水调查,先秦的《山海经》、《禹贡》等是全景式的山水体系及走向调查。汉班固的《汉书•地理志、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等,不仅记述了许多重要河流、山脉的体系及走向,而且记述了这些河流、山脉的地理、历史、人物等情况。元潘昂霄的《河源志》,是中国第一部黄河源头调查;明徐弘祖的《徐霞客游记》,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地理环境游记。至于在山水调查基础上绘制的地图,魏晋之际裴秀的《禹贡地域图》,唐贾耽的《海内华夷图》,元朱思本的《舆地图》,明郑和的《郑和航海图》,清《康熙皇舆全览图》、《乾隆内府地图》和魏源的《海国图志》,在调查的对象、内容和方法都有许多新的发展。总体而言,中国古代山水调查的发展趋势是:先全景,再局部,后集中到中国母亲河——黄河的沿岸及源头;先中原,再全国,后扩展到航海沿线国家、直至世界各国。

 

中国古代的田亩调查,秦“使黔首自实田”;东汉“每於農月,親度頃畝,分別肥塉,差為三品”;唐实行手实法,自报人户、田亩,并为实行均田制而丈量全国田亩;后唐“委人户自通供手状”,要百姓自己填写田亩数量,五家互保,不实则受罚;宋实行方田法和鱼鳞册,从此土地调查由抽象数字变成了具体图形。明初朝廷派人核查田亩,令户部丈量土地,汇集成鱼鳞图册,张居正“万历新政”全国丈量田亩新增300余万顷。这说明,中国古代田亩调查的发展趋势是:先自实自报,后派人登记、清查,再实地丈量;先简单记数,后分品分类,定期复核;先记载田亩数字,后绘制田亩图形,再形成图册。

 

4.就数量调查而言,先直接计数,再简单分组,后发展为做较复杂的统计分析。对于数量调查而言,秦统一度量衡制度、唐精确度量衡标准具有重要意义。《旧唐书•志第二八•食货上》云:“度,以北方秬黍中者一黍之广为分,十分为寸,十寸为尺,十尺为丈。量,以秬黍中者容一千二百为龠(古代容量单位,音yne),二龠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三升为大升,三斗为大斗,十大斗为斛。权衡:以秬黍中者百黍之重为铢,二十四铢为两,三两为大两,十六两为斤。”。“度田之制:五尺为步,步二百四十为亩,亩百为顷”。精确的度量衡标准,是保证数量调查准确性不可缺少的前提。

 

此外,中国古代社会调查很重视图谱的作用。司马迁《史记》的“十表”,开创了用图谱说明历史的先河。南宋史学家郑樵的《通志•年谱略》和唐仲久的《帝王经世图谱》,继承、发展了中国古代的图谱理论和方法,对研究中国历史具有重要价值。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3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社会调查史研究”(批准号:13ASH001)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水延凯(1932~),男,湖北武汉人,汉族,中共孝感市委党校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兼职教授,研究方向:哲学,社会学,社会调查的理论、方法、历史和实践。

 

 

 

 

 
 
  责任编辑:chenwanting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论文辑览 > 社会研究方法 > 定性方法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