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论文辑览 > 社会研究方法 > 定量方法 >
  科学研究最大的危险是过于专业化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4-08   信息来源:  
 

科学研究最大的危险是过于专业化

——访康奈尔大学政治学与社会学教授西德尼·塔罗

郭台辉

  西德尼·塔罗(Sidney Tarrow, 1938)系康奈大学政治学与社会学教授,研究领域包括比较政治学、社会运动、政党、集体行动、政治社会学,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郭台辉教授。

  我早已不再停留于他们所批评的层面

  郭台辉:在抗争政治的研究中,您的研究时常被人批评为所谓的“结构偏好”。您对诸如此类的批评有何基本的回应?

  西德尼·塔罗:这是因为他们不能理解,尤其是杰夫·古德文(Jeff Goodwin)与詹姆斯·詹斯皮尔(James Jasper),他们写了一篇文章批评我、麦克亚当和蒂利的观点,他们想到的只有旧的结构主义,并没有看过我们的《抗争的动力》。他们总是想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学术界对政治机会结构的研究,其实就在他们发表批评我们观点的文章时,《抗争的动力》一书早就出版了,只可惜他们没有看到。因为这对他们的批评是不利的,只有忽视我们这本书,他们才可能批评我们为旧的结构主义。现在,就我而言,他们对旧结构主义的定位是对的。他们的许多批评也是不错的。但我们自认为早已经超越了旧结构主义的限制,换言之,他们的批评过时了。我们认为,我们现在所关注的更多是抗争的过程,但他们并没有理解这一点。如果他们的确理解到这一点,那么他们肯定是选择忽视。我认为古德文已经理解了我们的研究,而他的合作伙伴可能还不足以理解。这是因为,如果你看古德文的论著,你就可以发现他非常接近于我们的观点,但后者并不是这样。所以,在这里我的回答是:批评我具有结构偏好的许多观点是对的,尤其是旧结构主义的方法,但我早已不再停留于他们所批评的县面。我们撰写《抗争的动力》这本书的目标是,通过政治过程的系统研究,把结构与机制关联在一起。

  郭台辉:时于社会运动的定义,有些年轻的学者采用的定义比您与蒂利所界定的更具有包容性,那些学者把社会运动的概念拓展到政治与国家领域之外,并且把政治机会的结构模式运用到诸如家庭教育运动、新宗教运动、反合作运动等主题。您如何看待这个研究趋势?

  西德尼·塔罗:在《抗争政治》一书中,我们有一章是关于社会运动的。我们把社会运动视为抗争政治的一部分。现在,这些年轻学者所做的正是更为广泛地运用社会运动的概念。我们认为,社会运动是抗争政治中一个独特的部分,所以我们想深入研究,但的确是作为诸多抗争政治的一种形式。所以,当你看古德文那本论革命的著作时,你就肯定会认为,革命与其说是一种社会运动,倒不如说是抗争政治的一种不同形式。我们认为,如果有些年轻学者只是不断延伸和强化社会运动的概念,这不会有任何意义的。

  郭台辉:自从撰写《抗争的动力》以来,蒂利、麦克亚当与您的工作已经演变成为一系列研究,非常不同于你们三人原创性形成的政治过程模式。如果贴一个标签的话,您是继续使用“政治过程理论”还是“政治机会理论”来概括您近来的研究呢?

  西德尼·塔罗:“政治机会”是一个变量,不是一个理论。理论是我们称之为“政治过程方法”。“政治机会”是我们已经发展出的诸多变量中的一个,我们以此来研究抗争政治的条件与过程。所以,我继续以不同的形式来使用这个概念。最近还运用到与麦克亚当合作的一篇关于选举与社会运动的文章中。这篇文章对于我们非常重要,因为它把“抗争动力”课题的方法运用到选举与运动之间的关系。

  其他学者可以复制你的研究并且找到相似的结果,那就是证明你的理论正确的最好证据

  郭台辉:在过去十年,“社会机制”成为社会科学中的一个时髦概念。您在《抗争的动力》中所指的“机制”与许多其他人所运用的是同一个意思吗?

  西德尼·塔罗:的确,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为了理解我们的观点,你就不得不看看彼得·赫德斯乔姆(Peter Hedstr{C4Y101.JPG}m)和理查德·斯韦德贝格(Richard Swedberg)那本关于社会机制的著作,而我们的理论是对他们研究框架的一种替代。我们把他们研究机制的基本方法叫做认知机制。我们更感兴趣的是环境机制和关系机制。我认为,我们用这个概念比其他社会学家所使用的更为广泛得多。我们倾向于从马克思的意义和方法上来使用这个概念。比如,对于马克思而言,剥削是一种机制,而财产占有也是一种机制。而那些概念比社会学当前流行的用法同样更为广泛得多。

  郭台辉:您如何看待围绕普遍理论与社会科学之间的持久争论?具体而言,您的研究是更倾向于演绎的立场还是归纳的立场?

  西德尼·塔罗:什么是“普遍理论”?我认为你可能是指追求普遍解释力的法则,而我的研究和关注点并没有在这个知识传统中。你最好把我研究的传统置于一个中层理论。如果说我受到某种影响的话,那就是默顿。中层理论就是我最感舒适的理论,因为它是以演绎与归纳方法相结合为基础的。比如,塔尔卡特·帕森斯可能是一位纯粹的演绎理论家,他追求具有普遍解释力的法则。帕森斯的研究已经不受欢迎了,因为没有人可能把他的理论与任何具体的社会现象联系起来。此后,在另一个极端存在各种各样非常狭隘的、更为经验的理论模式,比如理性选择理论。我的方法介于纯抽象的理论与完全经验归纳的理论之间。

  我认为我们需要把演绎与归纳方法结合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比较研究非常有必要。因为理论常常是在某个特殊的场景中发展出来的,如果你在另一个不同的场景中看问题,这个理论就无效了。这里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认为理论没有什么作用把它扔到一边;另一种是认为这种比较分析会影响到理论的修正与推进。我运用比较研究的方式是修正已有理论并拓展理论的边界。比较研究对于理论建构与理论检验都非常重要。

  郭台辉:您是从事比较研究的,而且一直推崇成对比较分析(Paired Comparison Analysis)。您是否认为比较是得出理论结论的前提条件?对于那些只熟悉单个社会或个案的学者而言,您有何建议?他们如何才能做出令人信服的案例分析?

  西德尼·塔罗:其实我只是把成对比较分析看作诸多方法的一种。如果你读过我有关方法论的文章,就会发现我更相信多角度的测量,也就是说,运用不同方法论的研究策略研究同一个问题,从而使一个观点可以更为客观和可以推而论之。比较是一种方法,但还有其他许多方法。最好的比较研究就是发生在一个国家内部。我的第一本书是比较意大利南部与北部。罗伯特·帕特南那本让他名声大噪的《使民主运转起来》也是比较南部与北部意大利。魏迪马·克易(Valdimer Orlando Key)对美国政党政治做出了最好的历史讨论,他详细比较了不同州之间的政治结构运行方式。所以,比较研究并不必然置于国家与国家之间,我们可以在不同时期、不同区域以及在不同类型的抗争之间作比较研究。此外,裴宜理在现代中国的反叛与革命之间作比较研究,她把这两种行动视为不同的理论范畴,然后进行二者的比较,效果非常出色。我认为那是一部非常重要的著作。还有一位做中国研究的很重要的学者是欧博文(Kevin O'Brien),他把政治过程分析运用到中国的社会抗争,诸如《中国的大众抗争》。

  我给完全聚焦于单个社会的学者的忠告是,了解其他社会的情况,并且把那个需研究的社会置于特定的场景中,尤其是把不同的社会问题置于比较的场景中。我从来不研究英国和德国的抗争政治,但那些国家对我在理论上的思考非常重要。我需要阅读大量的相关文献,或许,在这个时候二手参考资料也是很有必要的,并不是一定要档案资料和第一手调查资料及原始文献,因为每个人都只能集中于一个国家或一段时期,而且又不得不做比较研究。至于什么案例更有帮助或者更有说服力,我认为复制是最好的办法。换言之,其他学者可以复制你的研究并且找到相似的结果,那就是证明你的理论正确的最好证据。

  我们已经变得过于专业化,这是社会科学最大的危险,这种危险来源于过于集中关注一种数据或一种方法

  郭台辉:有人说语言时于比较研究很重要,另一些人又说并不是很重要。您对此的态度如何?

  西德尼·塔罗:对于像我做这种研究的人来说,语言肯定很重要,但对于大规模的定量比较研究的学者来说并不是很重要。许多学者可以做出很杰出的研究,不需要在语言方面下工夫就可以对大量案例做统计分析。我尊重这样的研究,但这并不是我喜欢的方式。

  郭台辉:在您看来,社会科学家在21世纪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西德尼·塔罗:其中一个危险是过于专业化。这个问题如今远比20年前危险得多。人们现在变得太专业化了。这种危险来源于过于集中关注一种数据或一种方法。比如说,研究选举的学者只运用调查的数据,他们并没有做选举的历史分析,而研究美国总统选举的学者忽视来自地方选举的证据。我们已经变得过于专业化,这是社会科学研究最大的危险。

  郭台辉:对于年轻学者如何才写得更好这个问题,您有何建议?对于那些研究抗争政治的充满希望的学者,您有何建议?

  西德尼·塔罗:我曾提到蒂利写得更快,麦克亚当稍慢,我处于其中。我给年轻学者的唯一建议是多写。无论是写得快还是慢,你都得多写,在同一个主题上花的时间越多,你就写得越好。当然,你不得不写很多次,并且整理自己的研究。我对中国学者最好的忠告是,如果你们想做抗争政治的研究,就要尽力做更多的比较研究,因为如果你越来越关注比较分析,你就可以了解其他学者在其他国家所做的相关课题,他们就会教你如何处理你所遇到的问题。我认为,对于致力于抗争政治研究的中国学者和学生,他们应该多研究其他国家和地区,同时也等待中国变得越来越开放,越来越便于经验研究。当然,对于中国学生来说,现在的社会政治状况比过去好很多了,我也寄以高度的期待,中国不久就能加入到国际社会的抗争政治研究这个大家庭来。我认为,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和老师多走出国门,能够开阔心胸和眼界,找到尽可能多的资料,也可以交流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抗争运动。

 

 

 
  责任编辑:jlbiao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论文辑览 > 社会研究方法 > 定量方法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