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论文辑览 > 分支社会学 > 郑老师吊唁专题 >
  杨 敏 至善吾师 精神永存 ——郑杭生先生后期学术事业与基金会事业的二三事  
  作者:杨 敏    发布时间:2014-12-26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至善吾师 精神永存

——郑杭生先生后期学术事业与基金会事业的二三事

 

 

 

 

2001年成为先生的博士研究生,到先生辞世,13年时间里我一直跟随先生从事研究工作。正如先生本人所说,先生与我合作的最大成果是后两个理论——社会互构论和实践结构论。在今天的追思会上,我谨简单谈谈与先生后期学术事业与基金会事业相关的二三事。

第一,先生推进了社会学宏观理论走进应用领域。在先生的倡导下,宏观理论对社会学应用研究的影响日益增强。如社会互构论被应用于社会流动、婚姻家庭、贫困问题、社会保障及其政策、社区研究、城市发展、流行文化、农民工问题、新农村建设、宗教问题等研究。实践结构论被应用于社区建设、社会建设、社会管理、社会治理、、社会信任、社会公平正义社会安全、个体安全、传统与现代以及人类学、民俗学等研究。

第二,先生推动了社会学中层理论和分支理论的发展。2006年,先生率领自己的学术团队开始着手第一个地方项目——“和谐社区建设的理论与实践——以广州深圳实地调查为例的广东特色分析”,以后在中国多个城市展开了两个系列的社会实地调查研究,后来形成了郑先生任总主编的两套丛书:“中国特色和谐社区建设系列调查研究报告”丛书与“当代中国城市社会发展实地调查研究系列丛书”,目前已经出版了10部。随着先生的学术团队对社会实地调查的研究越来越深入,社会学理论与各个地方的“中国经验”越来越多的相遇,这一过程促成了宏观理论研究的逐步下行,形成了对社会学中层理论和分支理论的研究和阐述。

第三,先生开创了以学术带动公益慈善事业的先河。社会实地调查研究过程的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是先生努力多年筹办的“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终于得遂其愿。记得2011年先生率领我们完成了“大民政的理论和实践:通向现代民政的必由之路——世界城市建设过程中的北京经验”课题研究,在北京市民政局社团办、北京市社科联的帮助下,以先生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得以批复和创办。在此之前,先生为了基金会已奔波了10余年,一直未见结果(2007年,先生曾在香港注册了“中华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由于是在境外注册的,基金会根本无法在内地运作和募捐)。此外,这一过程完成了相关城市和社区建设的多项研究课题,也为基金会募集善款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2011年基金会创立之始,先生即着手建立了组织体制和公益项目。围绕着基金会的学术特质和基础,先生在组织体制上设立了学术委员会,并亲自担任主任委员;在公益项目上设立了学子项目和青年学者项目。我在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中担任执行副主任委员,主要工作就是实施这两个公益项目。学子项目的资助对象是各高校及研究机构社会学和社会工作专业在读的硕士生和博士生,硕士生项目侧重于资助中西部地区的学生。其中每一个硕士生项目资助1.5万元,每一个博士生项目资助2.5万元。青年学者项目的资助对象是各高校及研究机构社会学和社会工作专业的青年学者,具体是通过“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青年论坛”,每年从提交的论文中遴选出30篇优秀论文,邀请入选作者出席“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青年论坛”,并向每位入选作者提供差旅补助费2000元,会议论文报告费1000元,会议期间的食宿费用全部由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提供。

2012年开始,到2014年的三年时间里,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通过学子项目和青年学者项目,资助了30名在读的硕士研究生、34名在读的博士研究生、90名参加工作不久的青年学者,为培养中国年轻一代的社会学人才发挥了积极作用。据我所知,所用善款都是先生亲自募集的。

先生提出并反复阐述了“善”的四种境界,简称“四善”。先生这样说:第一叫做“向善之心”,一个人要向善,不能向恶吧,现在由于市场经济的负面作用,恶的事情太多;第二叫做“从善之意”,也就是别人做的好的事情你得学,中国古语当中叫从善如流;第三叫“行善之举”,你有条件要做一点好事;那么这三种境界不断的重复,最后达到善的最高境界,就是《大学》这本书里面所说的“至善之境”。

我想,先生的行动表明,他本人确实达到了善的最高境界,就是“至善之境”。

 

原文为作者在北京市社会学学会2014年“学术前沿论坛”暨郑杭生教授追思会上的发言,20141221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xieyu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论文辑览 > 分支社会学 > 郑老师吊唁专题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