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钉子户”大限已过 > 专题列表 >
  张永  
  作者:    发布时间:2007-03-23   信息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天津视窗323讯:近日来,舆论第一热点是重庆的“史上最牛钉子户”。 这个新闻的背景是,起草数年、几经争议的《物权法》刚刚在全国人代会上通过,记者们显然为这个新鲜的法律找到了一个生动的案例。有媒体评论认为,业主杨武、吴萍夫妇维护自家私产的努力,正是《物权法》精神的体现。甚至有位人民大学的法学副教授认为,若《物权法》生效,重庆钉子户可以胜诉。

上述观点, 实质上曲解了《物权法》的盲区所在。《物权法》对于拆迁这个问题新的主要规定就是在第42条,即“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征收个人住宅的还应该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这项条款的主要精神,体现在当拆迁户与开发商发生纠纷的时候,由法院“依法”进行调停,并给予拆迁补偿。然而,依照什么样的法律原则,给出什么标准的拆迁补偿, 《物权法》里面都没说得很详细。这一法律上的缺憾,恰如其时的反映在重庆钉子户的案例上。笔者认为,我们可以参考当代法和经济学中的一些经典理论以及相关案例,其中关于 “钉子户”的研究将给予我们非常好的参考意见。

钉子户,英文称作“holdout”。问题发生在一个房地产项目需要征用多块土地的时候。如果没有和所有的土地拥有者达成补偿协议,那么这个房地产项目将无法完成。假设该项目的利润是2000万,同时每块土地的市价是50万。于是每一个业主都有动机成为钉子户,并向开发商索取超过50万的拆迁赔偿。聪明的业主都知道,如果他/她的条件不能得到满足,那么开发商的损失将大大超出50万。极端的情况有两种,一是某块土地正好在该项目的地理中心;二是其他所有的土地都已经拆迁赔偿完毕。在这两种情况下,一个钉子户就将毁掉开发商的所有利润,所以钉子户索取的价格将远远大于土地本身的市场价。波斯纳 (Posner,美国著名法和经济学家)称这种现象为 “钉子户的垄断”。很有意思的是,重庆的案例恰恰同时满足了两种极端的 “钉子户”情况。

钉子户现象是一种彻底的“市场失败”,无法通过开发商与钉子户之间的谈判来加以完成,原因在于极高的谈判交易成本。假设一共有10位拆迁户,其他9户都与开发商完成了每户50万的赔偿协议。此时,如果因为不能与钉子户达成拆迁协议,那么开发商遭受的损伤将另外增加450万。所以钉子户的 “腰杆子”比以前更硬了,索取的赔偿将更高。开发商当然只希望于赔偿50万的土地市价。一个要价2000万,一个只肯出50万。这样的巨大落差当然会导致极高的谈判交易成本。更为严重的是,如果人人都知道了当钉子户的好处,那么人人都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跟开发商谈判的人,即人人都想搭别人的“便车”。由此一来,整个开发项目彻底泡汤,原本有效率的市场交易彻底失败。

出现钉子户的时候,怎么办?波斯纳指出,如果谈判成本低 (比如去商场买东西),那么市场本身就可以完成交易。而如果谈判成本过高(比如一个开发商面对多个业主的谈判),人们应该通过法院的中介,把市场资源调整到效率更高的谈判对象手中。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法院如何调停钉子户”这个关键问题上。美国法律界也曾经为此踌躇多年,但是1970年发生在纽约州一个案例,改变了大家对钉子户问题的看法。该案例称作 Boomer诉大西洋水泥公司案(Boomer v. Atlantic Cement Company)”。大西洋水泥公司给周围的居民区造成了一定的环境污染,所以居民Boomer就向纽约州法院起诉,控告该公司的污染问题。之前的类似案例中,纽约州的法律向来都是偏向污染受害者:如果污染严重的话,污染厂商必须立即停产,而无论停产将给厂商带来造成多大的经济损失。而到了Boomer一案中,主判法官Bergan却算起了经济帐。在受污染的居民区内,8名原告的永久性污染损失大约是185千美元,而如果关闭水泥厂,厂商将损失4500万美元。所以Bergan裁定水泥厂可以继续开工,但是必须赔偿所有居民185千美元,并且必须在18个月内解决污染问题。

此项案例,充分反映了法律准则的转变。对于市场资源的保护,法院原先依据财产法则(property rights),而现在转而依据责任法则(liability rights)。在责任法则的前提下,谈判双方必须同时担当责任赔偿的义务。在Boomer案例中,假设水泥厂必须和污染区内的每一家居民进行谈判,如果其中有任何一家居民拒绝赔偿协议,那么水泥厂就必须关闭。如果按照财产法则,赔偿只能是由水泥厂流向钉子户,于是水泥厂必然遇到了钉子户的头疼病。但是在责任法则下,钉子户必须承担水泥厂的损失,也就是说,要么承担45百万美元的停工费,要么承担排污设备的安装费用。在这种情况下,钉子户自然倾向于市价赔偿。

所以,“唯财产权论”不是正义的唯一标准,更不是钉子户借以标榜的公平精神。按照财权法则,他们无需考虑其他人的损失;而如果我们参照责任法则,那位最牛的钉子户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最后必须强调的,在批评钉子户的责任,我们还必须首先确立“公共利益”的标准,以及开发商的责任。在现实社会中,拆迁户是一个弱势群体。基于阿罗定理,公共利益几乎是无法得到每个公民都一致同意的准确认定,认定“公共利益”只能依赖于一定的程序,这个程序非常的关键,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先约定一个能够认定公共利益的规则,这个规则必须与宪法精神高度一致。如果公共利益沦为开发商们剥削拆迁户的公开借口,那么一切侵犯产权的责任都将归咎于开发商们的贪婪之心。同时,如果开发商们不能按照市价足额赔偿拆迁户们的财产损失,又怎么能去责备钉子户们所承担的责任?

(作者为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布坎南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博士候选人)

 
  责任编辑:wangrui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钉子户”大限已过 > 专题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