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钉子户”大限已过 > 专题列表 >
  “重庆钉子户”,在检验我们政府  
  作者:王延东    发布时间:2007-03-24   信息来源:光明观察  
 

解决“钉子户”,反映的是政府管理商品社会的能力。

从昨天开始,我浏览了关于“重庆钉子户”的信息,看后我有些不解,一个普通的拆迁纠纷,怎么成为“史上最牛的钉子户”了呢? 随着法院的裁决,以及媒体的传播,钉子户主吴苹现在也是名声大振。基本建设过程中,钉子户问题并不鲜见,纠纷和冲突的解决也是必须完成的“作业”。可这次为什么会成为轰动全国的事件呢?我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

首先,物权法的出台营造了一种气氛。第一次听到人大要通过物权法,我第一感觉是政府要说出“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句资本主义的经典话语,尽管我们叫物权法,尽管我们委婉的表达这个意思,但是政府保护个人财产的愿望是明确的。这也符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说法,看似一部法律的出现,实则是和谐社会的具体谋划。

“钉子户”吴苹,在这里出现恰好成为一个典型。证照齐全的个人房产,为什么要被强制拆除?你要买我的财产,我不卖,怎么就要强买(强制拆迁)呢?但从物权法角度解释,“钉子户”是没错的,可是几十年的传统做法,使得我们单向思维:拆迁是政府行为,“钉子户”都是无理的。现在看来,究竟谁对就难说了。 

其次,是法院的介入导致事件的升级。法制社会中,大家都要遵守共同的规则,违规就要被纠正,就要被处罚,维持规则的裁判员(法院),是保证有效秩序的力量。一旦法院代表法律做出了裁定,就要具有无尽的威力。可是现在法院判决下来后,却没有得到坚决的贯彻,不管什么原因,判决书形同一张废纸,这是法制社会最大的悲哀。做出裁决的法院,一旦决定,即使天塌下来也要顶住。顶不住,就表明或者当初做出裁决底气不足,只想吓唬一下;或者顾及物权法的效用,难以确立双方谁“站在理上”。法院的介入如果是深思熟虑的,纵然你是武林高手,散打冠军,也难以阻挡强拆的动作。 

第三,政府的行为是否合法,是决定事件发展的重要基石。拆迁是城市建设的需要,这个道理很大,可是具体做法上,如果这个区域的拆迁改造设想,真正获得了民众的认可和同意,钉子户的问题也就好解决了。可是政府是否做了“由人民决定是否改造这个区域”的工作呢?看似个人行为,可“拆迁钉子户”,完全可以找到政府的漏洞,坚持自己的说法。如果是地方人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了有关决定,“钉子户”也没有理由拒绝拆迁的,橡皮图章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的,从这一点上,我倒认为“钉子户”在起着积极的作用。

第四,政府面对的对手日渐强大。据说,现在被拆迁的对象,已经形成一个团队,其中有精通法律的学者,有深谙此道的官员,有拼命维护自己利益的住户。前台“钉子户”有备而来,后台“智囊团”跟踪遥控,及时指导前台动作,不犯法、不出格、不让步,让政府深感头疼。尽管头疼,这个现象毕竟是好的,老百姓懂得用法律来争取个人利益了。 “钉子户”结局如何?最终结果影响多大?看着吧。

 
  责任编辑:wangrui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钉子户”大限已过 > 专题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