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钉子户”大限已过 > 专题列表 >
  强拆“最牛钉子户”恐经不起违宪审查  
  作者:杨支柱    发布时间:2007-03-21   信息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因四周被挖下10多米的坑而成了“孤岛”的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鹤兴路17号“最牛钉子户”真的不过是颗钉子,拔除它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2007319重庆九龙坡区法院举行听证后,裁定支持九龙坡区房管局关于搬迁的裁决,并发出限期履行通知,要求被拆迁人在本月22日前拆除该房屋,否则法院将强制执行。中国的所谓“钉子户”,其实大多如此。 

应当承认,九龙坡区法院裁定强制拆除“钉子”是有法规依据的。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或者拆迁人、被拆迁人与房屋承租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经当事人申请,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裁决……”该法第十七条规定,“被拆迁人或者房屋承租人在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由房屋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或者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拆迁……”与许多地方由建设行政机关自裁自拆或交给拆迁公司野蛮拆迁相比,由法院在听证后裁减强制拆迁还是比较文明和慎重的。

但是,《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第十七条本身合法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第六项将“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列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其常务委员会的立法事项;第九条规定,“本法第八条规定的事项尚未制定法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有权作出决定,授权国务院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对其中的部分事项先制定行政法规……”立法法200071日起施行,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由200166国务院第40次常务会议通过(2001111日起施行),却并未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其常务委员会的授权,显然违反立法法。此外,《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赋予行政机关强制拆除个人房屋的权力还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规划法。 

强制拆除“钉子户”正是“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虽然补偿由开发商直接支付给被拆迁户,但那不过是为了简化付款手续而已:在强制拆迁中存在两个法律关系,一个是国家对私人或集体不动产的征收和补偿关系,一个是国家对开发商的土地使用权出让关系。基于第一个法律关系,政府应该给被拆迁户以补偿;基于第二个法律关系,开发商应该向政府交纳土地出让金。 

因为开发商通常直接跟被拆迁户订立拆迁补偿协议并直接向被拆迁户支付补偿款而把拆迁法律关系说成开发商与被拆迁户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以回避立法法的限制,是不能成立的。如果拆迁真的是两方民事主体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那么当双方达不成协议的时候,行政机关凭什么作出裁决?法院又凭什么强制执行?难道在中国强买强卖是合法的? 

征收所针对的是个人财产权利而非个人利益,对个人权利的保护本身就是一种重要的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强制拆迁所包含的公共利益不能是一般的公共利益,而必须是比平等地保护个人财产权利这种公共利益更重要的公共利益。 

因此,强制拆迁必须慎重,必须能经得起最严格的违宪审查。像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鹤兴路17号“钉子户”,既非狭义的公用征收(不是政府及公立事业单位自用),又不威胁公共安全,恐怕很难经得起严格的违宪审查。从补偿的角度看,因为强制拆迁限制了个人支配其财产的自由,在经济利益上就应该予以适当照顾而决不能让被拆迁人蒙受损失,否则被拆迁人就在“权”和“利”上受到了双重的损害,谈何对个人财产权利的平等法律保护?

    (作者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wangrui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钉子户”大限已过 > 专题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