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钉子户”大限已过 > 专题列表 >
  人大副教授称若物权法生效重庆钉子户可胜诉  
  作者:望开源    发布时间:2007-03-21   信息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法学家梁慧星有句妙论:“《物权法》将终结圈地运动和强制拆迁,使其成为历史名词。” 

梁慧星的理由是,这部法律对土地征收制度有明确规定:将商业用地排除于国家征收之外,企业取得商业用地要与土地使用权人谈判签约。

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16日表决通过《物权法》,将自101日起施行。而19日,“最牛钉子户”在重庆被判在322日前搬迁。如果用《物权法》来考量该事件,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最牛钉子户”被判搬迁的消息传出后,公众对此反响强烈,大河网就此事开辟专栏进行讨论。商报记者就网络上部分网友的问题,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朱岩。 

网友:开发商凭借财大气粗就可以想占哪块地就占哪块地?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坚决不搬看能怎样? 

朱岩:《物权法》对于拆迁这个问题新的主要规定就是在第42条,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征收个人住宅的还应该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 

法律赋予任何人的权利都不是绝对的,是受限制的,比如,你无权在大街上裸奔,尽管穿不穿衣服是你的权利。个人在行使物权时,必须要顾及公共利益。 

《物权法》强调为了公共利益,但是,这个公共利益如何界定,合法授权以及法律程序,都没说得很详细,这需出台具体的规定来完善。 

不过,在完善之前,根据目前公众对公共利益的认识,开发商建商业用房,一般来说不属公共利益范畴,所以,若《物权法》已生效,该“钉子户”应可胜诉。 

网友:对《物权法》抱有很大期望是不现实的,必须有配套的东西来支撑,才能真正保障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朱岩:这个说法我只赞成一半,任何法律都需要相应配套的法律来完善。但是《物权法》的出台确立了很多以前没有的基本原则和制度,比如,不动产登记等。 

《物权法》能否扮演“起钉锤”角色 

网友:请问“钉子户”到底是什么意思?若这几户能够真正称得上是“钉子户”的话,那是否跟刚刚通过的《物权法》相悖逆?这个特殊问题是否会在《物权法》的实施过程中刻下第一道并且是深深的痕迹? 

朱岩:“钉子户”这个词语是开发商给起的,完全是站在他们的角度来作的判断,其实有“钉子户”也有“强盗开发商”。如果你的赔偿不公平,程序不合法,怎么能说别人是“钉子户”呢? 

网友:《物权法》在这里能不能扮演“起钉锤”的角色? 

朱岩:《物权法》的出台,不是单纯给某一方做代言。关键还是看拆迁本身是否合法,如果拆迁本身不合法,那房屋所有人就可以手捧《物权法》,宣布任何人对自己的房屋都不能拆迁。以前不是有过这样的例子吗?北京的黄振曾经手持《宪法》与百余名街坊一起抵制强制拆迁。 

豪宅和茅舍法律地位平等

网友:对“最牛钉子户”一事,我觉得开发商也可怜。开发商挖成那样,不能说人家错!毕竟人家投入了巨额资金,就因为一户拒绝拆迁,那工程就得一直拖着吗?我有个朋友是搞工程的,有一次需要征地,也是只有一户不愿意搬,房主可能比较有钱,根本不在乎赔那几万元钱,就是不同意拆,对此你怎么看? 

朱岩:任何物权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打个比方,5000万元的豪宅和5万元的茅舍地位是平等的,你不能说你的经济价值大,就有了高人一等的法律特权。不能把经济效益拉进物权法,我们强调的是财产权利的平等,如果抛开这个前提,那是不是说富人的利益永远高于穷人?富人的事情永远比穷人重要? 

网友:现在农村的土地产权不明晰,责任权利也不清楚,导致了很多问题,第一是毁庄稼,占耕地,政府要搞开发区,庄稼就要遭殃。第二是拆农民的房子,有的房子人家已经住几百年了,法律却不承认这个房子可以抵押。 

朱岩:农民的土地问题在《物权法》的制定过程中是争论最激烈的一个问题,我们目前的《物权法》仍然没有把这个问题放开,原因就是不敢把农村的土地完全推向市场经济,农民没有社保,没有医保,市场经济的风险很大,如果农民把房子抵押出去,万一将来房子被拍卖,没有社保的农民就会流离失所。但是这个问题迟早会放开,将来条件成熟的时候,会制定相关的法律进行放开。 

开发商自身不能强行拆迁

网友:在拆迁过程中,都有哪些部门具有强制手段? 

朱岩:《物权法》对此没有详细规定,现实中比较混乱,遇到和开发商僵持不下的拆迁户,一般是由行政部门作出裁决,申请由法院强制执行。开发商自身不能强行拆迁。 

网友:开发商擅自把该户房子周围挖空,停水断电,这样做合法吗? 

朱岩:开发商和房屋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民事主体,他是不能擅自用强制手段的,在实施拆迁之前,公民有权享有正常的生活权利。从这个事情上看,拆迁这个事情不存在争议,存在争议的是补偿款的问题,我们现在的法律提倡的是和谐,这样的手段还是有失稳妥的。 

网友:“现在中国没有房东只有租房客”这句话在网络上非常流行,这句话该如何理解?在中国,土地的所有权不归个人所有,也就是说,中国至今没有接受“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权”的理念。 

朱岩:这个说法是错误的,以前我们在法律中仅规定了土地使用权的最长期限是70年,很多人就会觉得70年后房子是自己的,土地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这种不确定性引起大家担心:难道产权到期后房子就没了?现在《物权法》规定土地使用权可以无限自动延期,其实这个规定已经很接近所有权了。可以说,这个填补法律空白的规定,对每个老百姓都有好处,使有恒产者有恒心。

 
  责任编辑:wangrui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钉子户”大限已过 > 专题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