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聚焦中国房价 >
  小产权调查:土地制度导致房地产价格扭曲  
  作者:    发布时间:2007-06-29   信息来源:新世纪周刊  
  小产权房屋日渐增多并受到购房者青睐的背后,是因为土地制度而产生的房地产价格扭曲

  青龙头村的别墅梦魇

  这是一个位于北京市西南郊区的小村子,下起雨来,村里的土路就会泥泞不堪。2007年3月27日,北京市政府强行拆去了这里的85栋小产权别墅,另有59栋别墅被没收。

  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青龙头村。站在村边的水泥公路上,一边是青龙湖度假公园里传来的划船鼓声,一边是已被平整的光秃秃的土地。一个黑黝脊梁的中年人在默默挖着沟渠,在他身旁,是存留的毛坯别墅和破败的山坡村庄。

  由于没有办理任何土地开发的手续,3月27日,一支由公安、城管、保安、民工组成的拆迁队,开进了青龙头村。此前,经北京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拆除和没收青龙头村的违规别墅。

  “12台铲车拆了半个月才拆完,本来打算3天完成的。”村民魏金锁说,“政府事先用胶纸在周围绕了一圈隔离带,我们就在隔离带外看着那些别墅变成了废墟。现在,还有钢筋埋在地下面。”

  青龙头村

  从北京城里的安定门地铁站出发,倒两趟车抵达青龙湖镇政府所在地陀里,再乘镇上的

摩托车,10分钟过后,青龙头村的违规工地出现在眼前。

  “上面又让你们复工了?”摩托车司机好奇地问。此时,正午的太阳照得青龙头村违规工地煞白。

  一堵围墙后面,一半是已平整的土地,一半是剩余的别墅毛坯。毛坯就像沙漠中房子型的仙人掌,光秃秃的砖墙发出刺眼的青色光芒。

  别墅毛坯房里,4位村民坐在里面休息。青龙头村民靠3天轮一班,一班4个人,每人每月300元报酬照看停工别墅赚钱。看管别墅的村民魏青枝说,多年来村子变化很少,那条害怕下雨的土路有25年历史了。

  走在村里的土路上,一个村民正在房子旁边的草垛上劳作,并警觉地望着村子里的陌生人。一辆摩托车从土路斜坡爬上去,留下了滚滚烟尘。

  青龙头村里没有零售商店,也没有像样的房子。和北方农村一样,有很多低矮的平房和门口的枣树。村子就在崇青水库的边上,崇青水库也叫做青龙湖,青龙头村的名字由此而来,青龙湖渡假公园即在这里。

  别墅梦

  “95%的村民都同意修建这些别墅,因为村子里的路会因此修好,出门能直接坐上公共汽车了。”在崇青水库边上捉虾的魏水均说。和青龙头村多数村民一样,闲的时候,魏就会绕过崇青水库的栅栏,然后钓鱼捉虾,或者干脆泡在水里乘凉。

  魏水均说,青龙头村是房山区经济条件比较差的小村子,平均每人只有五分左右的耕地,地里长的东西只够吃,其他收入就靠在外打工,多数人年均净收入不到1000元,他们希望有机会改变这样的现实。

  2005年10月28日,青龙头村村民委员会签发了《青龙头村旧村改造实施方案》,根据这份方案,村子将和房地产开发商合作共同开发村子的土地,而开发商将为村民建起别墅,并修建一条水泥公路。

  根据这份方案,青龙头村一共344亩的土地将重新规划。其中的40亩土地,开发商将为村民建设住宅别墅和经营别墅各8000平方米,此外,开发商将为村民支付80万元的医疗和养老保险,以及每位村民1万元的装修款。

  房地产商还要为村子建设医疗室、物业、村委会等公建住房。此外,村子有和房地产商合作开发10%的经营股份,并将分享开发商商品房销售总金额2%的提成,以用于村民新住宅基础设施的维护。

  作为回报,开发商将拥有青龙头村剩余304亩土地的开发权,开发商将建设60000平方米的商品别墅。

  村民魏来广说,商品别墅和为村民修建的住宅别墅、经营别墅不在一个地方。经营别墅有4栋,每栋4层,在村子的西北路边上,那里还要修建社区综合楼和污水处理用房;住宅别墅10栋,每栋2层,每栋有7个门,在村子西北口。

  而在村子西南,开发商将修建128栋商品别墅,并负责对原有旧房的拆迁。2006年2月,这份旧村改造方案经全体村民表决同意后,就开始实施了。

  梦碎小产权

  青龙头村村民没有想到,村子别墅开发的小产权性质让他们梦来又梦去。村民们并不知道《土地管理法》中关于集体土地不得私自流转的规定,也不知道房地产开发需要办理的那些繁杂的手续。

  2006年5月,借助卫星,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发现了青龙头村正在修建的别墅。由于没有办理任何立项、规划、用地、建设审批手续,随后青龙头村便收到了关于停工的警告,但是别墅修建并没有停。

  直至2007年3月中旬,房山区宣传部组织的宣传队进入村中。魏来广说,宣传队告诉村民,所有占地建别墅都是非法的,北京市委、市政府决定强制拆除,希望大家不要干扰。宣传队也说,拆迁完成后,将有经济调查组和善后完善组做剩下的工作。

  进行了一个星期宣传后,3月27日,上百人的拆迁队进入别墅工地现场。“好好的别墅被拆迁真可惜,其实这个事情三方都能得到好处的。”在河边钓虾的魏水均说。

  复归贫穷

  拆迁队半个月一共拆迁了85栋别墅,其中包括在西北角路边的4栋4层村民经营别墅,以及开发商的商品别墅。而没收的49栋商品别墅和为青龙头村民修建的10栋住宅别墅,北京市监察局人士称,可能通过公益拍卖进行处理。

  此前报道称,拆除的别墅都修建于崇青水库非常泄洪道上。然而,崇青水库管理处人员则告诉《新世纪周刊》:“其实青龙头村也处在泄洪区。”

  “拆迁已经完成两个多月了,但是现在也没有见后面的两个工作组来善后,而拆迁后的土地,钢筋都还埋在土里,根本不能耕种。”村民魏来广说。

  看守别墅的魏青枝说:“被拆迁的沙地上,建别墅之前就没种过庄稼,蒿草长得有半人深。而现在,除了每年能得到 1袋米、3袋面共200斤的口粮,其余我们什么都没得到。”

 
  责任编辑:hjl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聚焦中国房价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