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户籍改革进行中 >
  界限取消了,户口歧视仍在  
  作者:周云龙    发布时间:2007-04-15   信息来源:江南时报  
  公安部的最新统计表明,目前已有河北、辽宁、江苏、山东、重庆、四川、广西等12个省(区、市)相继取消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二元户口性质划分,统称为居民户口,建立了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见3月30日《中国青年报》)。

    这条被许多媒体处理在头版头条显目位置的消息,也许不会引起多少年轻人的关注,但对于我这样的“60后”的农业户口的人来说,户口性质曾经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种尴尬、耻辱与心痛。许许多多农村孩子人生前20年最大的奋斗目标就是要改变自己的户口性质,而“跳”出“农门”的途径有且只有两条:一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考取大学;一是千方百计进大部队,提干转业(“买”个城镇户口,那还是后来一些地方推出的“改革举措”)。作为“跳农门”运动的一个侥幸成功者,说实话,户口这东西,是催人奋进的原动力,也是“毁”人不倦的杀伤力,它打击了数以亿计农业人口的自信,制约了一代代农业人口的生存与发展,所以,本人至今依然心有余悸。

    现在推行的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打破了城乡壁垒,同时也在逐步剥离某些附加的不合理社会福利待遇,曾经背负农业户口包袱的许多农村人终于拥有了自信、自由的生存、发展空间。但是,“身份”平等了,人们的“权利”并没有平等,即便是城市户口与城市户口还有着不同的分量,一个城市之中,甲区与乙区的户口往往也有着不同的“含金量”!

    浏览媒体上每天的招聘、招工、招生信息(甚至包括一些征婚启事),“本市户口”总是执著地出现在要求或条件的字里行间:非本市户口,不能考公务员;非本市户口,不能评职称;非本市户口,不能申请公积金贷款,非本市户口,不能按揭购车;非本市户口,不能进行防艾免费检测……“本市户口”,常常横亘在流动人才面前,成为他们人生中又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可以说,“本事”往往不如“本市”(户口)。

    非本市户口,不能参加城镇基础医疗保险;非本市户口,不能购置经济适用房……这些“不能”的规定让人觉得似乎还能情有可原,但是,为什么一个人仅仅因为没有“本市户口”,许多岗位、职位以及其他机会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将他拒之门外呢?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本区户口”也开始制约着城市新生代正当权利的充分实现。在相当多的城市,小学生入学和“小升初”前夕,总有许多家长揣着“条子”、捧着“票子”、厚着脸皮去拉关系、交赞助,为孩子上学问题四处奔走。为了让孩子就近进入一所好学校,他们甚至想方设法迁移户口。一位重点学校的老师就有过一项可以载入史册的发现,班上十几名新同学家的门牌号码竟然完全一样——都是学校附近一个公共厕所的号码(见2006年10月9日红网)。

    人口流动了,但户籍无法实现完全的流动,相应的公民权利被绑定在户籍上无法实现充分的流动,这样的户籍制度带给人们的尴尬和痛苦,也许并不比二元结构少,它制约的往往都是中高端人群。现在听到有年轻人议论,户口这东西跟人的盲肠一样平常让人感觉不出好坏,但真有事了,还是让人很痛苦的。

    “让自由的人们生活在自由的土地上。”(引自歌德作品)——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责任编辑:wangrui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