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黑砖窑事件 > 专题列表 >
  张国峰 山西黑砖窑事件揭示出的法治难题  
  作者:张国峰    发布时间:2007-07-09   信息来源:中国法理网  
  山西黑砖窑事件揭示出的法治难题

张国峰 中国人民大学2006级法学博士生

一、山西的黑砖窑惨绝人寰、触目惊心

生活在社会主义中国建国50多年的今天,我们做梦也想不到还存在山西黑砖窑这样惨绝人寰的人间炼狱。大部分是未成年人的民工们被包工头和窑主非法拘禁在砖窑里,每天在监工和狼狗的监视下被迫超时超强度的劳动,凌晨四五点钟就要开始劳动一支持续到晚上12点钟,民工们稍有不慎便会被毒打,有的被毒打致残致死,照片上被毒打的农民工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触目惊心。他们住在条件极差的工棚里,没有床铺只有茅草,一年四季不能洗澡,蓬头垢面、满身污秽。上千名孩子的家长看了新闻媒体的报道后悲痛欲绝、泣不成声,有一个母亲给总理写信哭诉“救出我们被魔鬼哄骗、绑架,而生活在地狱中的孩子吧!” 这些民工从河南等地被拐骗、绑架、买卖而来,受巨大的利益驱动,一些人贩子竟专门干起了用迷药、暴力等赤裸裸的手段绑架未成年人然后出卖的勾当。这个地下产业发展迅速,它的网络化、规模化令人吃惊,那些只有十几岁,具备一定劳动能力,但又易于被威吓控制的孩子,越来越多成为他们的猎物。

包工头和窑主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天理不容,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他们已经构成收买被拐卖的人口、强迫职工劳动、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多项罪名,目前,他们正等待着国法的严惩。然而,历史竟是惊人的相似,我们不禁想起了20世纪30年代夏衍写下的名篇《包身工》里所控诉的那一幕,“在这千万被压榨的包身工中间,没有光,没有热,没有温情没有希望……没有人道。”“索洛警告美国人当心枕木下的尸首,我也想警告某一些人,当心呻吟着的那些锭子上的冤魂。”那些黑心的包工头和窑主们是不是也应该当心那些被他们虐待、压榨和折磨的呻吟着的民工们呢?当地地方政府是不是应该沉痛反省自己的渎职和过错呢?

二、违法行为太猖獗,政府为何不作为

在黑砖窑事件中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政府不作为,黑窑主王斌斌的砖窑,位于他父亲村支书王东记承包的山上,“该山位于著名的广胜寺风景区内,属于国家退耕还林项目,根本不允许存在这个污染环境、破坏耕地的砖窑!但是整整四年,当地的环保所和林业所无人过问!当地的工商所和劳动监管部门无人过问!而经常往来于村支书家的包村干部,也无人过问!” 请问这些党政干部的法治观念何在,为什么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当记者付振中跟窑主谈判要将被拐卖和被强迫劳动的孩子带走时,窑主竟然恶狠狠地说“人是我花400块买的,带走就打。”请问这位黑心的窑主,法治观念何在,难道不知道非法买卖人口,强迫童工劳动是违犯罪行为吗?!当记者准备把孩子带走和窑主发生冲突的时候,及时赶到的110民警劝架后,竟然也说孩子不能带走,应该留在窑厂,请问作为执法者的民警法治观念何在,为何知法犯法?当一个半傻少年跑到记者身旁,哭着请求记者也将其带走时,当地的警察居然说“不是你们的人不要管!”试问这位警察,是否还有人性,为什么不尽作为警察最起码的责任,将所有受害者解救出地狱般的黑砖窑?

记者在采访和营救那些被拐骗的孩子时感受到最大的阻力是“山西当地一些部门不配合,他们对这个事件缺少应有的爱心,表现得十分消极,有的还千方百计阻挠家长营救其他孩子。”可见当地政府的地方保护主义竟到无视党纪国法的地步。黑砖窑事件曝光后,河南省公安厅把“山西黑窑厂强迫未成年人做窑工”的犯罪行为,紧急上报公安部,请求公安部督促山西警方清查黑窑厂,解救在山西黑窑厂受奴役的那些河南孩子。难道在此之前山西警方竟没有收到对黑砖窑的任何检举和揭发?是当地民众太冷漠了,还是警方没有及早采取行动?这样的事情难道非要中央劳动保障部会同有关部门亲自去调查才能解决吗,当地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难道解决不了吗。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表示这次案件是一个严重侵害农民工合法权益的刑事案件,从工会工作的角度上要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要为他们提供法律帮助,要向政府反映,提出工会的要求,要追究相关的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中华全国总工会竟然要亲自出面来维护山西洪洞那些民工的合法权益,请问当地工会那里去了,他们为什么不早点发挥其应有作用?工会应有作用的缺失贻害无穷,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工会到底为什么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我们的国家到底有没有具体维护劳动者权益的机构,在这个社会中,到底有没有真正代表弱势群体利益的组织存在?

身为广胜寺镇曹生村党支部书记和县人大代表的王东记,竟纵容自己儿子的违法犯罪行为,可谓目无党纪国法,根本就不配做一个共产党员,更何况做一个基层党组织的负责人和一个县的民意代表;曹生村村民也不可能不知道黑砖窑惨无人道的黑幕,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有向社会揭发这些毫无人性的犯罪行为还不得而知;黑砖窑手续全无,却能照常生产,可见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存在严重失职,允许那些无证照的黑砖窑存在并强迫未成年人劳动,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和工会也存在明显的渎职行为,更有令人发指者,劳监部门竟然与黑工头沆瀣一气涉嫌倒卖童工。据有关报道山西洪洞县有关部门对解救出来的农民工的安排也并不令人满意,“由于当地政府把善后工作交给了曹生村的村干部来处理,导致大部分被解救出来的农民工根本无法取得联系,不知道他们的下落,甚至地方政府提供的受害人名单、以及联系、电话通信地址等也都存在错误。不仅如此,在调查组到达当地以后,案发现场也遭到了破坏!”

三、运动式执法弊端多,法治建设任重道远

黑砖窑事件曝光后,中央领导同志迅速做出批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公安部、全国总工会等有关部门也很快组成了工作组抵达山西进行调查,这充分表现出中央政府对侵害人民群众权益的事件之重视和关切。由山西省公安厅三位副厅长带队,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省总工会参加,也组成联合工作组,奔赴运城、临汾和晋城三市,对打击黑砖窑主,解救被拐骗民工专项行动进行督查指导。山西省委、省政府要求全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各市县要立即组织公安、劳动、工会等部门成立排查组,对全省用工企业进行地毯式排查。中央和山西省委省政府的决心和行动可谓果敢坚决,然而,由于职业化的运输转移黑工网已经悄然形成,在大规模的排查到来之前,窑主和包工头可能早就将黑工转移了,案发现场也被破坏了。因此,我们不能总是把问题的解决寄希望于中央的重视和新闻媒体的关注上,因为当事情发展到举国震惊的地步,说明侵犯人民群众利益的行为已经为祸尤烈、为害已久,我们的地方政府为什么不能在问题还没有发展到相当严重的时候就妥善地加以解决呢?

运动式执法本质上还是人治而非法治,我们的社会并没有形成良性的运行机制,我国当前有关劳动保护和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法规已相当健全,但山西为什么会发生如此长时间、大规模和惨无人道的侵犯民工合法权益的事件呢?很显然这是执法环节出了问题,即有法制但无法治。从体制上看,对本案负有责任的相关政府机关有公安部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和工会等,但它们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按制度设计时所设想的那样发挥作用,而是表现为不作为,对于黑砖窑的暴行,知情者当不在少数,但体制内并没有一个机构积极主动地将民工们救出苦海,而最终还是靠受害者通过媒体将黑幕公之于众,在中央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地方政府才迅速以运动式的方式展开执法。在本案中,我们看到了在社会转型的今天,那些包工头和黑心的老板们为了追逐暴利,是怎样在残酷地剥削着处于弱势中的社会群体,多少罪恶和血泪充斥其中。我们还看到起码是当地民众和执法者人权法治观念的淡薄,我们也看到了不是没有主管机关和维权团体,而是他们不作为,没有履行自己应有的责任,但从中折射出的却是整个社会法治观念的淡薄和对人性的漠视。如何来监督政府和维权团体的不作为是我们应该深思的问题,总之,我国法治建设和人权事业还任重而道远。

联系方式:张国峰 13811217830 zgf3908@ruc.edu.cn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责任编辑:hjl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黑砖窑事件 > 专题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