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黑砖窑事件 > 专题列表 >
  康辉 欧洲也有“黑砖窑”  
  作者:康辉    发布时间:2007-06-26   信息来源:新浪  
  这些日子,山西“黑砖窑“事件令国人痛心疾首,有人说,就是因为那地方人穷,想多赚钱就黑了心。可是,在比洪洞富裕很多的德国巴伐利亚州,竟然也有一个与“黑砖窑”同出一辙的“草莓园”。

   6月15号,德国《明镜》周刊网络版披露了令德国人深感震惊的“草莓园黑幕”,报道的题目是《非法劳工遭受奴隶待遇》。

    每年5、6月,都是德国草莓等应季瓜果蔬菜上市的季节。今年草莓收成的季节,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州奥格斯堡附近的村庄陆续出现了一些乞讨的人,他们衣衫褴缕,看上去就象逃犯,听口音并不是德国人。10多天后,奥格斯堡海关人员接到村民举报,开始着手调查这些人的来历,结果发现,他们都曾被附近的多瑙佛特草莓园雇佣过。6月14号午夜,海关人员在这些乞讨者的带领下到多瑙佛特草莓园做调查,而在现场看到的情景,用他们自己的话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是非人的境地”!

    在这家草莓园,海关人员发现了60名来自罗马尼亚的非法劳工,他们住在农场主拣来的集装箱里,每个箱子不到9平方米,要挤着四个人。经过太阳的曝晒,集装箱内温度很高,即便在夜里,依旧酷热难当。工人们居住的地方没有垃圾收集系统,厕所也很少,处处臭气熏天。农场主根本不提供干净的食物和水,工人们常常处于饥饿状态,他们吃的经常是变质的面包和牛奶。而这些罗马尼亚劳工每天要在烈日下弯腰采摘草莓长达13个小时,每小时能拿到的工资却只有1欧元,即便这样,还要从他们微薄的工资中扣除住集装箱的所谓“住宿费”。

    不要拿我们的工资标准去衡量这些工人的收入,1欧元合10人民币左右,一天就算干13个小时,能挣130块钱,不错啊。可是,在德国,法律规定每小时的最低工资是7.5欧元,即使是季节性的采摘工人也不能少于3.2欧元。巴伐利亚州还是德国工资比较高的州,该州规定采摘工人最低工资是每小时5欧元。按这个标准计算,一天13个小时下来,工人们应该拿到65欧元,但农场主从中克扣了52欧元!!而且,并没有按照规定为这些工人提供起码的生活条件。

    如此黑心的农场主究竟是谁?调查的结果让很多德国人瞠目结舌:居然是巴伐利亚警察局的一名警察!公职人员!之后的调查进一步发现,早在2006年8月,这名警察就曾经因为使用非法劳工被罚过款。可今年的草莓采摘季,他又偷偷雇佣了118名罗马尼亚人。由于饥饿、酷热和高强度的劳动使人不堪忍受,先后有50多名劳工偷偷逃走,于是,才有了被附近村民发现的那些乞讨者。

  更令人想象不到的是,类似“草莓园”这样的地方并不止于德国。每年6、7月西红柿采摘季节,意大利南部的一个盛产西红柿的小三角洲阿普利亚经常会被一个恐怖的名字替代:“奴隶三角洲”。在那里,采摘西红柿的工人们住在像是废弃马厩一样的低矮的棚子里,每两人共用一张破床垫,周围蚊蝇乱飞。他们被迫在摄氏42度的高温下每天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许多人连饭都吃不上,只能等没人看见的时候,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西红柿,早已顾不得上面还有杀虫剂的残留。当初意大利雇主允诺每小时给3欧元的报酬,但干到最后,工资却没有多少能到工人们手里,大部分都被雇主以“住宿费”、“管理费”之类的名目扣掉了。

    为什么在经济相对发达和法制相对健全的欧洲的一些地区,也会出现这种“奴隶劳工”的现象呢?根据德国媒体的分析,每年的瓜果蔬菜成熟季节,很多西欧国家的农场主都要为农业劳动力严重不足而头疼不已。而为保证本国就业,西欧许多国家都限制雇佣外国劳工。但由于采摘工作工资低,甚至比拣破烂、拿救济都要低,本国公民很少有人愿意做这样的工作。比如在德国,早年主要是雇佣波兰劳工,但由于德国工资不如英国、北欧高,对劳工的工作期限的限制又很严,许多波兰劳工现在已经不愿意到德国打工。但象草莓、西红柿这样的水果蔬菜不及时采摘很容易腐烂,因此,每年采摘季节,雇不到人的农场主们就愁眉苦脸。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黑心”的农场主就铤而走险,打起了非法移民的主意。

    与此同时,公职人员和黑势力的介入使得事情变得更加复杂。意大利媒体的报道说,当地的“奴隶三角洲”之类的农场往往是“受黑手党和警方保护的”,对那些不想干的“奴隶”,农场主一个电话,就会有警察来抓捕“非法入境者”,把他们遣送回国。而且,这些农场主和警察甚至很乐于这样的事情出现,因为农场主省下了工资,而警察增加了“工作绩效”。受苦但又说不出的只有那些劳工,权益被如此侵犯,但这些工人毫无办法,因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偷渡者,他们可能来自尼日尔、乌干达,也可能来自罗马尼亚、保加利亚。

    同样的黑心雇主,同样的悲苦劳工,德国“草莓园”=意大利“西红柿地”=山西“黑砖窑”,也许人性中的黑暗就是邪恶的种子,各国政府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不给它生长的土壤。

 

    声明:这篇博文参考了本周《世界周刊》的“故事”部分,我可不能掠同事之美。欲知更多内幕,请收看6月24日(本周日)CCTV-新闻频道20:15播出的《世界周刊》吧。

  香港回归十周年的纪念日要到了,十年前我在香港报道过那个历史时刻,最近会有博文回忆。

 
  责任编辑:hjl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黑砖窑事件 > 专题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