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反思“暴风雪” >
  王俊秀 雪灾大考,考出九个薄弱  
  作者:王俊秀    发布时间:2008-03-10   信息来源:《中国青年报》  
 

抗灾工作已经全面转入灾后重建阶段。这场罕见的雪灾,对一个国家,对政府,对公民,都是一个考验。在我们交出的答卷里,有国家领导人的身先士卒,有子弟兵的铮铮铁骨,有电力职工的奋不顾身,有普通公民的理智宽容。这份答卷里,没有可能伴随大灾发生的瘟疫流行、大规模群体伤亡事件、由于物品短缺造成的严重骚乱。应该说,这份答卷是合格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忘记几十万人困守火车站,不能忘记湖南郴州黑暗中的春节,不能忘记成千上万的电塔倒塌。

  天灾不能避免,我们应对灾害的能力却可以也应该提高。虽然我们在这场雪灾中损失了1000多亿,但在一定意义上,灾难是一笔财富,它将使我们学会如何面对将来。

  ——编者


  思考一:灾害预警系统为何关键时慢半拍

  如此大面积的天气变异,气象部门应尽早启动应急措施,及时发布警告信息,提出切实可行的防御指南。广大民众可能会考虑谨慎出行,至少会多准备食物、水、燃料、照明等物品。政府和社会也能够尽早掌握救灾工作的主动权。

  200512月,美国东北部也经历了一场暴风雪。123,气象部门就发出“灾难天气”的警告。各大报纸和电视广播连篇累牍地提醒市民要注意保暖,还向市民公布了御寒指南。当年11月,德国也普降大雪,虽然受灾范围很广,但损失却不大。这主要归功于德国完善的雪灾预报系统——德国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成立了由气象、电力、交通等部门组成的雪灾预防中心,对强降雪灾害及其他紧急情况进行预测和监测。

  相比之下,我国的预警系统往往暴露出迟缓化、被动化和淡薄化。公民既不能及时了解情况,也缺乏积极的应对之策。

  国家气象中心副主任端义宏坦承,这次气象部门对大的雨雪天气过程把握住了,但对雨雪具体落区、降雨雪的时段、大小的预报,还存在一些误差。“我国在气象预报精细化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提高,长时效预测中对灾害性天气的持续性和强度估计不足,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较大。”

  国家气象局预测减灾司司长表示,国家气象局在2008年将考虑编制气象灾害防御规划。

  在214全国政协召开的防治气象灾害座谈会上,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全面反思总结此次雪灾暴露出来的问题,提出:

  要尽快建立健全重大气象灾害应急处置和信息共享机制。由国家有关部门牵头制定重大气象灾害的政府专项应急预案,构建气象灾害应急处置社会联动机制。加快国家应急平台体系建设,形成和建立部门之间互联互通、实时充分共享的信息交换机制。

  要完善各有关部门预警信息发布机制,建立各部门共用的突发公共事件预警信息发布平台。

  要提高气象灾害综合监测能力,建立跨部门、跨地区的气象灾害联合监测,在交通枢纽、重要高速公路等关键地区增加路面温度、积雪厚度等要素的观测以及路面结冰的监测,在南方冰冻天气易发地区增加电线积冰观测。

  非典、海啸、台风、雪灾……近年来,人类社会不断承受着来自大自然的挑战和考验,各国政府在这些突发灾害事件中不断提高对自然的认识,提高服务公众的能力。但不得不说,我们还缺乏科学全面的灾害防范意识。

  思考二:灾害来临时只能坐等政府救援

  这场罕见的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凸显出民众的危机意识不够。在灾难天气下,许多人仍固执地选择了出行,而最后因客观原因滞留时,很多不知道如何自救和相互救助,完全是等待救援的被动状态,有人情绪失控,有人晕倒,更增加了政府救援的难度。

  这与我们长期以来安全教育不足有关。数据显示,中国每年因自然灾害、事故灾害和社会安全事件等突发公共事件造成的人员伤亡逾百万,经济损失高达6500亿元,占中国GDP6%。

  可以说,中国是世界上受自然灾害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但我们的安全教育却严重缺位,实际上公众在面临危机时,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在一些发达国家,小学就会开设专门的课程教育孩子如何应对大雪、暴雨、火灾等各种灾害。日本2005年发生了72级强烈地震,由于其国民具有极强的防灾意识和抗灾能力,仅有61人受伤,无一人死亡。在震惊中外的“9·11”事件中,人群虽然惊惶,却没有失措,撤退一直有序进行,没有相互践踏。正是这种有序,让被撞击楼层以下的几乎所有人生还。

  除民众的自救能力不足以外,整个社会的互助能力也不强。由于缺乏必要的组织化资源,几乎看不到民众有组织地向困在火车站、高速公路、列车上的同胞提供救助。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王思斌告诉记者,在中国古代,除了官府主导的灾难救济体系外,民间就一直存在普遍性的社会救济网络,宗教团体、慈善机构、同乡会馆、宗族会社等,都是救灾的主力军。

  在国外,民间救助组织也很发达,出现灾难事件,常常是政府还没赶到,NGO已经在组织志愿者救援了。有海啸亲历者回忆说,在受灾国家之一的印度,一听到灾难消息,大大小小的NGO组织立刻行动起来。无数的企业也通过各种渠道捐资捐物。不到10天,就有反馈说救援物资已经过剩,多出来的物资和钱物不但足以救灾,还可以用作以后建学校和房舍。

  “在某些特殊灾害面前,政府再强大的力量也有鞭长莫及之感。社会救助系统应该是开放的,动员尽可能多的人员和组织加入进来。”王思斌认为,政府应该为民间机构创造更加宽松制度环境,扶持发展各种服务型的民间组织,使得危机出现时各种力量都能尽力发挥作用。

  思考三:信息时代为何信息不畅

  雪还在下,火车会不会准时出发?刘云拿着126从广州直达西安的火车票,希望能在家里就获知准确信息。但是,热线电话打不通。

  只能去火车站了。当他和妻子赶到广州火车站,看到黑压压的人群,再想后退,已经出不去了。进退不得。“没有人告诉我们该怎么办。”他说,广场没有大屏幕信息显示,没有广播及时传递消息,几十个小时不得不忍受冷雨饥饿、困乏尿急。

  在经历非典之后,政府开始高度重视和尊重公众的知情权。总体上来说,在这次雪灾中,各大媒体的跟进,使得公众可以多角度了解雪灾的情况。但是不得不承认,在雪灾导致的成千上万旅客滞留时,我们的铁路、公路系统未能尽到及时发布准确信息的职责。当时旅客得到信息的渠道十分有限,电视台报道难免笼统,客运咨询电话很难打通,客运公告只有到达车站的旅客才能看到。

  据了解,目前铁路、公路等客运部门大多建立了自己的官方网站,但在大量旅客滞留期间,没有几家网站在网上及时发布信息,车站现场也没有相应的信息指导与公布。

  滞留旅客无法及时了解自己的车次情况,人群的集体的急躁,导致突发事件暴发的几率大大增加。

  专家认为,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政府应该及时通过各种渠道向当事群体进行信息公布,制止谣言的流传,稳定民心。

  另外,灾害发生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气象、灾情等重要信息没有被有效传达,甚至在雪灾预警发出后的一段时间,灾情扩大等紧要信息也没有通过有效的传播渠道及时、准确地传递给政府决策部门和社会各界,导致公众未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出行计划,使得相关政府和危机管理部门对这场灾情的严重性估计不足,延误了最佳救援时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场暴风雪暴露了一个尴尬的危机,那就是我国‘危机信息管理的危机’”。”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首席工程师单志广说。

  近年来,形形色色的突发事件和公共危机呈现频繁多发态势,及时、准确地获取信息,畅通、可靠地传递信息,科学、合理地辅助决策,对于有效应对各类突发事件和成功处理危机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单志广说,目前我国已经在一些领域的信息化工程中建立了应急指挥平台系统,但其功能还不够完备,且相互孤立和分散,协调联动性差。

  单志广建议,今后我国需加强跨部门信息决策支持功能的整合、协调与联动,建立统一、高效的信息决策支持体系。

  思考四:危机面前堵还是疏

  雪灾严重阻碍了各地的交通运输,铁路由于电力因素被迫中断,高速公路封闭,成千上万的车辆拥堵,人员被困途中。

上海社科院城市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郁鸿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面对灾害,我们的职能部门还习惯于简单的“关”和“堵”,但却缺乏“防”和“疏”。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下雪时直接将高速公路关闭了事,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

  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王旭东研究员认为,遇到极端天气,高速公路宜“疏”不宜“堵”,最好是在引导车的带领下,低速行驶,车动起来,可以利用车辆的碾压和低速通过产生的热气加速冰雪的融化。

  他告诉记者,江苏有两座高速公路桥,在雪灾期间一个封闭,结果雪越积越厚,最后不得不动用武警铲冰;而另一个保持低速通行,结果一直保持畅通。

  在雪灾期间,有的高速公路开放,有的封闭,摸不准信息的人们最终被堵在路上。王旭东说,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目前高速公路管理较为混乱,由于投资体制的多元化,各省管理模式也不同。他认为,今后应最大程度地实现统一管理,遇事才能统筹协调。

  此外,交通部门和交管部门之间也往往不够协调。“有些交管部门为了保安全,在高速公路遇到大雪大雾时常常一封了事,而对公路的养护责任又在交通部门,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通行交通部门最清楚,却无法作出决定。”王旭东认为,凡是具备通行能力的路面都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开通,单纯的封路只能造成恶性循环。

  其实在这方面我们不是没有成功经验。今年19日,宁杭高速公路因大雾关闭,造成104国道宜兴大港收费站段数千车辆滞留,部分交叉道口出现拥堵,秩序混乱。宜兴市公安局交巡警大队迅速启动恶劣天气应急预案,采取排堵点、线上疏导的方式逐车指挥有序停放等候,积极引导车辆分流,同时联系大港收费站开通所有收费通道,提高收费通行量。经过民警连续11个小时的工作,先后安全疏导过境车辆5000余辆次,104国道交通秩序恢复正常。

  不仅是在高速公路的处理上,在应对滞留的旅客,政府也更多地采取“堵”而不是“疏”的办法。

  在旅客滞留最严重的广州火车站,人最多时接近百万。因前期统筹协调做得不到位,信息又未能及时发布,旅客都是在不知道任何消息的情况下,盲目进入火车站广场。几十万人集聚在一个地方,无疑非常危险,有关部门应尽早组织旅客按乘车方向和时间分散候车,再根据实际发车情况分别组织乘车。这样才能使之有条不紊,减少许多意外情况发生。但有关方面却是在局面几乎难以控制之后,才开始采用这个办法,以致车站广场的高危状态一直难以缓解,政府不得已之下调动大批军警高度戒备,结果给人们带来巨大心理压力。

  在危急情况下,人们心态难免失衡,情绪波动大,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人员进行帮助。虽然这次一些地方政府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组织了人力应对。但是,专业性人才和队伍却不多。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社会工作学院常务副院长陈涛告诉记者,政府应该变被动为主动,常设危机应对人才库。在国外,大多是由专业社会工作者来承担这项工作。

  思考五:电煤储备为何如此短缺

  这场罕见的雪灾,让公路、铁路、海运线路被阻断,导致电煤运输不畅,许多地区电力紧张,出现大范围的拉闸限电,特别是贵州,全省41个市县停电。

  专家指出,交通依赖电力,电力又依赖能源,能源又依赖交通,而经济又依赖上述三者的循环。这次雪灾,实际上是以惨痛的教训给我们上了一课。

  大面积拉闸限电,50年一遇的雪灾无疑是罪魁祸首,但天灾之外也有不能忽视的其他因素。事实上,在雪灾到来之前,煤电的全国性紧缺早已显露端倪。据报道,至125,全国电煤库存为2142万吨,不到正常库存的一半;华南大部分火电厂煤炭库存仅有两天用量;至1月底,华南主要电厂煤炭库存从1个月前的130万吨降至70万吨,比去年同期低40%。

  什么原因导致电煤储备短缺?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朱宏任认为,大的原因有四:极端恶劣天气影响铁路运输;关停小煤矿造成供应不足;运输瓶颈存在制约;煤炭需求量持续走高。

  在一些煤炭专家看来,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电煤价格。事实上,在整个产业链上,煤、电厂、电网之间的利益博弈由来已久。有评论认为,煤炭价格市场化,但不准电力企业加价,造成电力企业缺乏发电积极性。再有一说是,前一阵国家和各级政府以行政命令“一刀切”,关闭了许多小煤矿,间接导致许多地方煤电紧张。

  2007125,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发生特大煤矿事故,105人死亡。山西省随即通知,对5类煤矿实施关闭、10类煤矿停产整顿,临汾市的煤矿,则被要求全部停产整顿。自20071226日起,山西大同80%的煤炭生产企业开始停产整顿,所剩不多的矿井主要是为了满足一些重点部门、重点企业的需要。

  煤炭部原副部长韩则认为,应有一个能源部来统一调控能源问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煤电问题分别由国家发改委、国家安监总局和国家电监会分而管之。

  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上海市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赵国通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当前我们必须依靠煤作为主要能源,风能、太阳能只能作为一种补充,而核能可能会成为将来主要的能源,但目前技术尚未过关,至少需要数十年时间。“所以我们要有能源危机意识,在节能的同时,提高能源开采的效率。”他认为,目前的私人开采的煤矿技术水平低,对一些储藏较深的煤无法开采,实际上对煤炭资源是一种严重浪费。还有,私人开采的安全生产能力较差,出现问题导致大批煤矿跟着关闭,影响了整个社会的煤炭生产。他建议煤炭开采回归国家专营的模式,至少交给地方政府一级。

  专家普遍认为,天灾是造成能源供应告急的导火索,雪灾过后,相关部门应认真考虑如何合理地推进经济命脉产业的结构改革,以避免这种脆弱导致危机的状况一再出现。

  思考六:坐火车何时不再“一票难求”

  雪灾发生正值春运期间,上亿人奔波在铁路上,大量旅客滞留,苦不堪言中国人习惯于乘用相对于飞机廉价、相对于汽车快捷的火车出行。但是,地域广阔的中国大陆铁路里程,只占全球铁路总里程的6%,却承担着全球24%的客流量。我国铁路人均仅58厘米,在世界排名百位之后。贯通南北的交通大动脉只有一条京广铁路,京广线不堪重负。每年有3000万春运人口的广州,每次春运都像打一场恶战。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曾说,春运客运的日需求量是5000万,可是中国铁路每日的最大承载力只有300万人次,只达到需求量的6%。去年,在中央以人为本精神的倡导下,铁道部承诺春运“不再涨价”,但其人性化的承诺背后却缺乏有力的物质支持,铁路的运力没有跟上,春运的压力更加紧张。

  在当前铁路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铁路部门既要千方百计保客运,又要竭尽全力保燃煤及各种重要物资的货运,很难两全。这根脆弱的动脉,稍有外力打击就会阻塞。

  思考七:基础设施何时不再脆弱

  雪灾导致17个省级电网不堪“重负”,华中、华东部分地区的输电线路出现了4060毫米厚的覆冰,而根据我国输电线路的架设规范,中部和东部地区输电线路覆冰设计标准大多为10毫米

  基础设施的抗灾能力如此脆弱,这究竟是物的因素,还是人的因素?

  有分析认为,官场短期行为使得不少地方官员把公共工程当形象工程来建设,官员腐败也“造就”了不少豆腐渣工程。电力、管道顷刻“冻伤”,突出了防冻设计的薄弱,众多的建筑、设施迎雪而塌,映射出各种工作不力、应急缓慢,更映射出安全检查监管督促不到位。一场突如其来的雪灾,把以往光鲜政绩掩盖着的薄弱的基础设施,以一种让人目瞪口呆的形态展现出来。

  有人认为,我们不应该为50年一遇的雪灾去建高标准的电力设施,这样做成本太大。但百年大计,质量为本,尤其是涉及民生的基础设施。一些官员在发展房地产等看得见的政绩方面不遗余力,但在维修关系民生之关键基础设施的紧要关头,却暴露了无能。

  “我们已经有了世界一流的国家大剧院、举世惊叹的奥运鸟巢、水立方、央视大楼,但是这次雪灾,使我们明白:我们还没有真正完善的密切关系社会民生的基础设施,更没有切实有效的应急后备系统。我们甚至还没有真正切实可靠的铁路网、真正切实可靠的电力网。”一网友如是说。

  至少,我们可以把输电线路架得更结实一些吧。

  思考八:还要为环境付出多大代价

  经历了川渝大旱以及南方暴雪的中国人,终于体会到,极端气候正发生在我们身边。

  在刚刚过去的2007年,我国气温继续攀升,为近50多年来最暖的一年。这一年,新疆特强大风吹翻列车,淮河流域发生特大暴雨洪涝,“黑色三小时”的济南大暴雨,沙尘暴的魔爪伸向上海,太湖水污染,直到现在的大雪狂袭中国南方……

  亚太环境保护协会副会长黄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次雪灾发生跟全球气候变暖的环境是相关,这是多年来掠夺式发展造成的后果。

  黄河说,近年来人们保护环境的意识有很大提高,但落实到行动上还不够。“保护不能光靠嘴说,是要付出相应的成本和代价的。”黄河举例说,从今年6月起,我国将全面禁止提供免费塑料袋,人们肯定会感到由此带来的不便,但这对环境保护确实有很明显的作用。全国13亿人,每人少用一个塑料袋,可以拯救一大片土地和氧气层。

  汽车给人们出行带来很多便利,但尾气排放给环境造成严重污染。黄河告诉记者,一辆汽车一年排放的二氧化碳需要1500棵树才能吸收。近年来,亚太环境保护协会呼吁人们在买车的同时,支付一定的环境补偿资金,由一些环保组织进行植树绿化。“但这一计划实施起来难度很大,许多人不愿意为环保提高用车成本。”

  黄河说,环境保护跟慈善事业不同,受益的人群不固定,而且效果不是立竿见影,有时跨代际、国际,需要人们具有更多的奉献精神和责任感。“但近年频繁发生的灾害事件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环境污染的受害者,保护环境刻不容缓。”

  思考九:何时不再有大规模春运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两亿多人集中在春节前半个月时间,在本来就不发达的铁路、公路和航空上奔波,这恐怕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季节性大迁徙。此次大雪恰好在春节前夕降临,加大了这这场灾难对我国的影响。

  这些奔波的人们,绝大多数是农民工。221,国务院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统计局首次对外发布了普查结果主要数据。统计显示,我国共有13亿农村劳动力外出打工。

  对他们来说,在外辛苦一年,过年回家和亲人团圆是他们长久的期盼。一年只能回一次的家,是他们没日没夜在异地拼命打工生活中最重要的精神安慰。另外,许多人在外打工都是以年为单位的,临近春节时,他们往往辞去工作,退掉租房,回家团圆后,来年再重新出来找工作。所以,对一些人来说,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选择回家。

  如此庞大的人群,他们为什么要年复一年往来奔走?答案很简单:因为家乡太穷,而可以吸引青壮年农村人口打工的城市又都太过遥远。遥远的空间不但发酵了乡愁,也成为压垮铁路交通系统的“不能承受之重”。

  在我们的的大城市与乡镇之间,缺少中小城市的过渡。在经济欠发达地区,所有的资源要素都会自动朝大城市集中。西部的落后地区只能源源不断地向大城市输送人力资源,形成恶性循环:西部留不住人,越来越穷;而东部大城市则人口压力不断加大,日益超出城市承受能力。

  目前,国家确实在调整策略,西部大开发,新农村建设都是这种调整。我们的步子,可以更大一点。

  此外,城乡二元的户籍制度也是造成这种大规模定期迁徙的主要原因。打工者是所在城市的纳税人,却享受不到社会福利,这使得他们无法在一座城市安居乐业,只能像候鸟一样,在家乡和城市间往返。

(责任编辑:孝金波)

 
  责任编辑:hjl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新京报 强化次生灾害应急预案已成当务之急  (2008-02-12 00:11:05)
 ·段华明 从寂静的春天到核冬天——世纪灾害的深沉警示  (2007-07-11 22:09:25)
 ·段华明:关于SARS的灾害社会学反思  (2007-04-16 10:04:54)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反思“暴风雪”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