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大部制改革 >
  刘国旺 “大部制”指向建设服务型政府  
  作者:刘国旺     发布时间:2008-03-04   信息来源:中国财经报  
 

专家指出,此次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主要是围绕建立服务型政府,在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等领域进行机构合并以及内部行政管理体制改革——

大部制指向建设服务型政府

刘国旺  中国财经报 03-04

 

说起当前正成为热点的大部制改革,毛寿龙教授先给记者讲了一个老师给学生上课的例子。他说,如果是十几个人的小班课,每个学生几乎都有发言的机会,大家之间的交流也会比较充分,效果自然较好。同样,如果是30个左右或20个以上的人参加的行政决策会议,相互之间讨论的效果也不会很好,有些人总是说不上话,容易出现几个人主导的情况。因此,相对比较科学、合理的决策者人数是15个左右,顶多不超过18个。也就是说,1518个左右的中央政府组成部门是较为理想的,越靠近15越好

  虽然这只是类比,毛寿龙认为,从行政组织学上看也是这样的。而且,每件事情最好由一个部门去做,不要交给两个或两个以上部门。这是大部制的两个基本含义。

  毛寿龙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前不久向国务院有关部门提交了关于大部制改革的报告。

  通过转变政府职能降低行政成本

  行政成本居高不下且不断攀升一直是社会各界议论的焦点之一。而大部制不仅能够由于政府机构数量的减少直接精简部分行政成本,还能够减少不必要的部门间协调,从而间接降低成本。实际上,“‘小部制更容易导致人员扩张,毛认为。其原因是,由于机构很多,办事的时候会牵扯到好几个机构,为此必须新设协调机构,还会增加新的协调层次。他说,从此次南方地区冰雪灾害过程中也能够发现,由于我们的部门交叉过多,再加上中央与地方政府间职责划分问题,导致协调困难,影响了效率,成本也增加。当然,不仅要从横向上减少部门数量,机构内部纵向的数量层次也要减少。如果这样,就不会出现有些人担心的大部制导致部门权力越来越大的情况。毛寿龙认为,实际上大部门体制只是体积上比较大,并不意味着管的事儿一定多。

  从理论上,三级管理再加上核心领导层是最理想的。而目前我们的政府是处、司、部、国务委员、副总理、总理——六级管理,国家行政区划也是六级:省、地、县、乡、镇、行政村。层层上报,报到六级以后,很多具体的事都变得虚化了,高层只能说很原则的虚话,一线官员和基层政府的空间很大,处长、县长就可以统治中国了。层级多,使得国家权力下沉,监管困难。因此,毛寿龙提出:要减少层次,总理召开国务会议,参加的部长人数要少,就要实行大部门制。如果部门数量不减少,层级也就不能减少。实际上,如果不进行大部制改革,就不大可能再精简机构。

  对于我国行政成本攀升问题,毛寿龙认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行政成本的一定上升是必然的,其中当然也有部分是由于铺张浪费甚至贪污腐败造成的。但是,还要看到的是,造成行政成本上升的深层次原因是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很多政府部门的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宽,整天忙于不见得与政府职能相干的事情,自然会造成行政成本的上升。

  大部制只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一部分

  毛寿龙强调,此次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不同于上世纪80年代主要致力于精简机构,不同于90年代主要为市场经济奠定基础,不同于2003年大力调整政府在宏观调控、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等领域的基本定位,不是仅限于在过去的经济管理部门做动作,而主要是在市场监管领域、社会管理、公共服务领域进行机构合并以及内部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其核心则是建立公共服务型政府。公共服务领域里会因此出现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政府和行业组织、市场中介组织分开。这是在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建设的新形势下,政府改革所迈出的新步伐。

  因此,大部制只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一部分,必须和经济体制改革、事业单位改革相结合,真正做到政事分开、政企分开,这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条件。即使是精简机构,从组织层面上来看,也主要是把某项职能在各个部门分开以后,再把它有机统一在大部制,不是单纯精简。

  分两个阶段实施大部制

  除大部制改革外,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本次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成功还需要两个条件。一要制定出一个好的总体改革方案。如果不能对这些关系政府管理组织架构、规则、程序、运行机制等重要问题做出总体规划,就很难使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二是在权力的约束和制约方面取得突破,找到一种有效的对公共权力约束和制约机制,克服腐败的孳生、蔓延。

  对于大部制改革的具体方向,原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杜钢建告诉记者,目前世界上大卫生的趋势很普遍,而我国卫生、食品、药品监管长期分开,并不利于和国际接轨,部门合并是早晚的事情。再比如,大能源、大环境、大交通的融合也同样迫切。从对经济社会生活影响及推进难易程度看,能源、交通、信息产业三个领域可能最为迫切。

  至于大部制的实施步骤,毛寿龙建议分两个阶段进行。2008年在交通和农业等领域进行小范围试点,总结经验教训;然后在事业单位改革逐步推进的基础上,推进公共服务领域的机构改革。2013年在巩固以往改革成果基础上,进一步进行政治、职能和组织层面的改革。  

 
  责任编辑:hjl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邓聿文 大部制改革的核心是转变政府职能  (2008-01-21 17:11:09)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大部制改革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