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段华明 邓小平开创了当代马克思主义风险观  
  作者:段华明    发布时间:2016-09-01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邓小平开创了当代马克思主义风险观

 

段华明

摘自《邓小平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年第6

 

邓小平作为马克思主义政治家、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在新时期预见、判断和应对国内外重大突发事件,多使用的是“风险”概念,涵盖政治风险、经济风险、社会风险、文化风险和生态环境风险等方面。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国际政治风云变幻,国内利益调整和社会转型加快,大量深层次社会矛盾和问题凸显,大的影响全局的国内外突发事件频繁发生。邓小平在复杂严峻乃至惊心动魄的情势下,果断处理和妥善解决涉及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突发事件,把握中国经济转轨社会转型时期的风险特质,开创了改革、发展和稳定内在统一的风险观——当代马克思主义风险观,回答了时代提出的如何认识风险,怎样防范和应对风险的“历史性”、“重大课题”。

一、改革风险观:改革开放一方面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另一方面善于总结经验,对的就坚持,错的赶快改。

预估和应对改革开放进程中的风险,是改革开放的题中应有之义。邓小平对于改革开放进程中的风险有着超前的预见与判断,是突破了对风险传统理解的改革风险观。他认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刻性、复杂性和艰巨性,使得改革开放充满着风险。“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必须做的事,我们在确定这件事的时候,就意识到会有这样的风险。”“对外开放也会有风险,资本主义腐朽东西会乘机而入。”邓小平多次强调,改革是担着风险在闯关,“天天在风浪中前进”。“要把工作的基点放在出现较大的风险上,准备好对策。”

以不断改革来应对和纾解改革的风险,是贯穿邓小平改革风险观的根本主线。邓小平强调只有不断深化改革才可以抵御风险。改革开放的风险必然存在,在理性判断下采取适当的防范措施,使风险破坏或损失的概率减少或不出现,不仅可以规避风险,还可能带来机会。风险对改革开放能起到反思和完善的作用,转化为一种动力,体现出遇难呈祥的建构价值。在一定意义上,对风险的认识能更好地决策行动,避免更大的风险,从而更有效地推进改革开放。

邓小平是积极防御的改革风险控制论。“我们的方针是胆子要大,步子要稳,走一步,看一步,总结经验,看到不妥当的就赶快改。”既大刀阔斧地搞改革开放,又选择“渐进”而不是“激进”的改革。采取先试验后推广的渐进方式,通过实践不断反馈,实现风险最小化,不断增强承担和防范风险的能力。“摸着石头过河”是对待改革开放风险的科学态度和基本策略。“我们已经形成了一种能力,承担风险的能力……改革开放越前进,承担和抵抗风险的能力就越强。”

二、发展风险观:处理好发展与风险的关系,调整发展方式,做到既实现现代化又规避现代风险。

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是典型的发展风险观。“中国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是要靠自己的发展”。为什么“六·四”以后我们的国家能够稳定?就是因为我们搞了改革开放,促进了经济发展,人民生活得到了改善。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成果,“六·四”这个关我们闯不过,闯不过就乱,乱就打内战。邓小平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着眼于保证而不偏离现代化建设中心,并用搞好中心工作来促进危机事件的根本解决。1989年政治风波平息后,他十分突出地提出了防止经济滑坡的问题,认为任何处置突发事件的举措,都不能改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不能影响改革开放的进程。他把应对突发事件摆到发展的全局中统盘考虑谋划,坚决避免因小失大、贻误全局的现象。邓小平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中国应对风险关键,是推动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真正消弭突发事件的根源,从根本上增强承担、化解和防范风险的能力,即使发生较大突发事件,也可以应付裕如,顺利地加以解决,保证中国的长治久安。

如何处理发展与风险的关系是西方风险社会的两难问题,也是有中国特色的现实课题。邓小平的发展风险观提供了解决难题的思路:一方面大力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发展市场经济和高科技,仍然是中国富民强国的不二选择;另一方面,要处理好发展与风险的关系,做到既实现现代化又规避现代风险。邓小平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把全面持续发展作为制定方针政策和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出发点,把协调好人口、资源和环境三者之间关系放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全局。邓小平指出:“人口问题是个战略问题,要很好控制”,“经济发展后劲的大小,越来越取决于劳动者的素质”,“各个方面需要综合平衡,不能单打一”,“要采取有力的步骤,使我们的发展能够持续、有后劲”。邓小平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深刻指出:“过去我们讲发展。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他高度警觉,认为如果政策失误,引起社会动荡,这就违背了我们的初衷。“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对解决共同富裕问题做出了时间安排:“可以设想,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的时候,就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邓小平着力倡导“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把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体制的优势结合起来,把发展的速度和效率与公众的共享和普惠结合起来,成为走出发展与风险两难困境的体制机制性创新。邓小平发展风险观基于对发展与风险关系的深刻洞见,关注中国快速发展中显现的问题,吸收世界各国现代化发展的经验教训,理性认识和科学应对风险,从改革发展体制、调整发展方式来规避风险,从而最大限度地降低、防范、规避和化解风险,展现出处理发展和风险问题上的高屋建瓴,体现发展伦理,超越发展悖论,乃是解决风险问题的长远方略。

三、稳定风险观:在一定情况下,稳定会成为压倒一切的前提,成为社会发展的一个具体目标。

    邓小平还是行稳致远的稳定风险观。面对关系到中国改革发展稳定的国内外重大突发事件,邓小平清醒指出:“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如果某些时候,某些问题上生动活泼和安定团结竟然发生了矛盾怎么办?那就一定要在不妨碍安定团结的条件下实现生动活泼。”1989年的政治风波将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突发事件推到了高峰,邓小平沉着坚定地指出:“中国不能乱,这个道理要反复讲,放开讲。不讲,反而像输了理。要放出一个信号:中国不允许乱。”“中国不能乱哄哄的,只有在安定团结的局面下搞建设才有出路。一切反对、妨碍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东西都要排除,一切导致中国混乱甚至动乱的因素都要排除。”在谈到为什么要坚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时,邓小平理直气壮地指出,中国实现战略发展目标,第一个条件,就需要政治稳定。要向人们讲清是非,讲清利害。“是非是涉及我国根本利益的是非,利害是关系我国社会主义根本目标,即能不能达到我们本世纪目标和下个世纪目标的重大利害。”“为什么我们对学生闹事问题处理得这么严肃,而且是迅速处理呢,因为中国不能再折腾,不能再动荡。一切要从大局出发。中国发展的条件,关键是要政局稳定。”

只有保持稳定才能改革和发展,这是由稳定作为前提条件的关键性作用所决定的。邓小平同改革、发展结合统一起来的稳定风险观,认为“中国一定要坚持改革开放,这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希望。但是要改革,就一定要有稳定的政治环境。”“没有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不可能搞建设,更不可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这些都搞不成。开放不简单,比开放更难的是改革,必须有秩序地进行。”在一定情况下,稳定会成为压倒一切的前提,成为社会发展的一个具体目标,表现为条件与目的的统一。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响亮提出:“稳定是中国的最高利益”。邓小平还指出:“政治体制改革的步子要更稳。必须是有领导、有秩序自上而下地进行。”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紧密结合推进,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完善公民有序政治参与,避免了苏联政治体制改革急功冒进而导致政治失控的灾难。从总的趋势看,稳定寓于发展之中,稳定的根本目的在于发展,发展是稳定的结果。但对于发展过程而言,稳定既是手段,又是进一步发展的目的。实践表明,要在社会政治稳定中推进改革、发展,在改革、发展中保持社会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

邓小平还认为,中国需要稳定,世界也需要中国稳定。一方面,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时代主题,中国是这个主题的不可替代的推进者,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力量。另一方面,中国也乱不得,中国乱了,不可避免地会危害到国际社会。中国如果一乱,便是一片灾难。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中国动乱,那将是个什么局面?一打内战就是血流成河,还谈什么“人权”?一打内战就是各霸一方,生产衰落,交通中断,难民不是百万、千万而是成亿地往外面跑,这就会是世界性的灾难。中国不能搞乱,这当然是对中国自己负责,同时也是对全世界全人类负责。联系今天的国际难民问题来看这些观点,实属先见之明。

邓小平关于改革、发展和稳定内在统一的风险观,深化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理性认识,对于走出发展与风险困境做到了理论自觉和实践自觉。我们看到,邓小平使用“风险”这一工作语言的理论站位,与西方风险社会理论有一定契合点。如何破解风险社会难题?西方风险社会理论提出了值得关注的维度和观点,不过它主要针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完全套用其框架和观点,对于社会主义中国来说显然是不适合的。中国面临的风险问题,很大程度上是西方风险社会理论的盲区。邓小平立足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中应对风险的宏大实践,继承马克思主义关于发展与风险的深刻思想,开创了当代马克思主义风险观,不仅与时俱进地彰显了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形态,而且能够与西方风险社会理论进行学术对话——使得不只是西方风险社会理论独占国际话语权。有理由说,树立当代马克思主义风险观,有利于真正解决发展中一系列矛盾和冲突,最大程度地减少风险和抵御风险,推动中国和世界的现代化朝着健康持续的方向不断前行。

 

作者简介:段华明,广东省委党校特聘“岭南学者”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中共党史、灾害社会学。

 

 
  责任编辑:zrq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