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桂勇 付宇等 互联网研究面临挑战  
  作者:桂勇 付宇 黄荣贵 郑雯    发布时间:2016-04-27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互联网研究面临挑战

桂勇 付宇 黄荣贵 郑雯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427日第954

 

近年来,互联网研究已经成为社会科学领域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据统计,仅2013年至2015年,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期刊就累计发表了五千多篇以“互联网”为主题的论文。然而,我们在为互联网时代给社会科学领域带来新气象感到欣喜的同时,还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目前互联网研究正面临着一系列挑战。

研究对象与范式:如何认识互联网

对于大多数对互联网研究感兴趣的研究者而言,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认识由不同平台、无数个节点及其连接构成的这张网络的性质。

有观点认为,互联网仅仅是一种新的工具,或者说是一种新的媒介。例如,有学者认为,互联网只是提供了关于现实世界的、低成本的电子化记录;互联网不过是影响社会的一个新的技术因素,与过去的种种技术变革相比并无不同。然而,作为互联网研究者,我们时常在思考:是否有可能从另一个视角出发认识互联网?这张“网”有没有可能构成一种全新的社会形态?网络之中的行动者是否具有独立的人格与生命?那个由网络行为痕迹建构起来的“我”,如果与现实中“我”所扮演的角色相矛盾,那么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我”?纯粹发生于网络上的各种悲欢离合,各种合纵连横,是否也可以看作另一种社会运行机制?就社会整体而言,互联网究竟仅仅提高社会运行的效率,还是像“信息社会”、“网络社会”等概念所显示的,互联网技术已根本地改变了社会运行的逻辑?

对于上述问题的回答,不仅关系到对于作为研究对象的互联网社会的认识,而且关系到究竟应该采取怎样的范式研究互联网社会。如果我们仅仅将互联网看作是媒介工具或技术因素,那么,对互联网社会的研究不过是现有研究对象的自然延伸,互联网研究无论在理论还是方法论层面都不会为社会科学领域带来根本性革新。但如果我们将互联网社会看作一个独立的领域甚至是一个社会,那我们就不得不重新审视现有的研究范式与路径,为互联网研究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

学科认同:来自社会科学及其他学科的挑战

社会科学领域的互联网研究目前正面临着来自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新兴的互联网研究应该如何与学科内部的主流理论对话;另一方面,社会科学研究者该如何面对计算机科学、数学、社会物理等理工科“进军”互联网研究所带来的挑战。

尽管从数量上看,互联网研究已经蔚然成风,但以互联网为主题的研究仍然处于一种“边缘化生存”的状态。一方面,互联网研究并不被看作是一个独立的研究领域,只能在主流领域中夹缝求生;另一方面,一旦我们投入到实际的论文写作过程中,就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所有来自互联网的资料、数据,以及由此而来的分析和判断,都仿佛是一张漂浮在社会现实之上、漂浮在经典理论和命题之上的“无根之网”。

因此,互联网研究如何确立自身在社会科学中的合法性,如何实现与经典理论及命题的对话,如何真正打通“线上”与“线下”的联系,就成为摆在研究者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与此同时,来自计算机科学、数学、社会物理等理工科的互联网研究者也向社会科学提出了挑战。当数据驱动的研究方式成为大数据时代互联网研究的“主流”,社会科学在互联网研究领域的优势何在?如果同样是跑模型、做数据挖掘,那么相较于理工科学者,社会科学研究者的独特性又到底在哪里?或更一般地,在互联网与大数据时代,社会科学研究所追求的目标是否需要重新定义?在某种程度上,理清互联网研究与经典社会科学、数据驱动的研究这两种路径的关系,将可能决定未来互联网研究这一研究领域是否还有社会科学的“一席之地”。

研究方法与逻辑:理性对待大数据与经验发掘

互联网的普及为研究者带来了海量的数据。较之传统的问卷或访谈数据,网络数据不仅容易获取,且具有多样性、透明性、及时性等优势。然而,大数据的盛行也并非十全十美,数据驱动的研究方法对于社会科学研究者而言存在着至少三个方面的挑战。

首先,就数据本身而言,网络数据获取和处理均给社会科学研究者带来不可忽视的挑战。一方面,就数据获取而言,如何打破商业公司对于网络数据的垄断?如何保证网络数据未经商业公司的筛选?网络数据如何反映那些较少接触网络的群体的情况?进一步来说,如果数据的代表性依然是互联网研究质量的重要标准,那该如何实现数据的代表性?尽管大数据时代倡导的是“整体而非抽样”,但是这一点要在研究中真正实现绝非易事。另一方面,就数据处理而言,网络数据所包含的大量文本、图片、音频、视频等非结构数据,无论是对于研究者的数据分析技术,还是对于计算机的数据处理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外,由于大数据的价值低密度性,关于网络数据到底是“宝藏”、“贫矿”还是“垃圾”的争论始终不曾停止。最后,由于网络数据还涉及个人隐私问题,因此也需谨慎。

其次,从研究方法看,目前互联网研究呈现出两大趋势:一是定量多、定性少,高水平的定性研究尤其稀缺;二是论文写作要么偏重精巧细致的微观研究,要么偏重个体经验性的宏观阐述,缺乏能把两者相结合的研究。上述趋势也反映出互联网研究的现状:网络数据的“爆炸”驱动学者们将越来越多的模型和算法引入社会科学领域,然而除了引入新的定量方法,互联网研究能否真正实现方法论的多元主义?“虚拟民族志”、“网络田野调查”等定性方法能否建立牢固的方法论根基?作为社会科学“看家本领”的机制解释与意义阐释又应该如何应用于互联网研究?对这些问题的解答与引用新模型和算法同样重要。

最后,从研究模式与逻辑的角度而言,数据驱动的、以经验发掘为主的研究模式(归纳的逻辑)如何面对目前社会科学领域中理论驱动的、以假设检验为主的研究模式(演绎的逻辑)?数据驱动的研究路径是否有可能催生新的理论解释范式?大数据分析在理论建构与检验方面到底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这些问题不仅关系到研究者在从事互联网研究过程中的理论追求和旨趣,而且关系到互联网研究未来的发展与走向。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传播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xieyu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