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王悠然 劳动机器人化或拉大收入差距 ——美学者提出“机器人经济学三定律”  
  作者:王悠然    发布时间:2016-04-27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劳动机器人化或拉大收入差距

——美学者提出“机器人经济学三定律”

王悠然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427日第954

 

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迅速发展,“机器人是否将大范围取代人工”成为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今年,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AlphaGo)战胜韩国围棋名将李世石的消息,更是将相关讨论推向新高潮。对此,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理查德·B.弗里曼(Richard B. Freeman)表示,比人类劳动者失业更值得忧虑的是,劳动机器人化(robotization)或将加剧收入不平等,导致收入大量流入机器人所有者手中,普通劳动者收入增长会停滞甚至下降。

机器与人类各有比较优势

近日,弗里曼在《哈佛杂志》(Harvard Magazine)上发文表示,机器也许会抢占某些人类就业机会,但不会永久性地取代人工。20世纪3090年代间,似乎只要长期失业现象发生,就会引发“技术进步将造成人类永久失业”的恐慌,但都未成真。1940年,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将高失业率归咎于就业岗位新增的速度跟不上因科技发明导致就业岗位流失的速度。然而,二战时劳动力需求大增,吸收了剩余劳动力。20世纪60年代初,出现了对自动化将引起汽车工业大规模失业的担忧,而60年代末,美国经济繁荣消除了这一担忧。90年代早期的经济衰退再次给劳动力市场蒙上了阴影,但后来的互联网热潮使美国成年人就业率大幅升高。

回顾过往,当经济复苏时,就业率也随之回升,机械化和自动化推动了就业结构改善,人类从从事体力劳动转向专业性、管理性工作。人工智能技术革命未必能改变这一规律,因为机器与人类各自具有比较优势。比较优势解释了专业化分工和国际贸易的产生:为实现利润最大化,无论绝对生产力高低,各国都选择生产对自己机会成本较低的产品和进口机会成本较高的产品,由此创造的社会总财富增加,各方都将从中获益。同理,即使机器人完成一切工作的效率都高于人类,人类仍有用武之地,二者将分别完成自己最擅长的事。

机器人或抢占中等收入工作

弗里曼提醒,比较优势无法保证全新分工后的人类工作,但能够提供更好的或至少与过去同水平的薪酬和工作条件。2013年,英国牛津大学马丁学院技术与就业项目联席主任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与该校机器学习副教授迈克尔·A.奥斯本(Michael A. Osborne),共同采用统计学模型估算了702种现在由人类执行的工作而未来会改由计算机执行的概率。他们发现,美国47%的就业机会将面临被机器人化的风险。在此基础上,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制作了一个网页工具,用于计算21大类行业中不同职业机器人化的概率。结果显示,风险较高的不仅是人们预料中的机械操作类工作,如集中于交通与物流、制造、装配与维修、建筑与采掘等行业,同时,会计和审计、法务助理、保险销售代理、房地产销售代理、体育竞赛裁判等职业的机器人化概率也高达90%以上。

可见,机器人能够从事的工作范围将从收入不高、条件较艰苦的工作扩大至收入尚可、条件相对舒适的工作。李世石败给“阿尔法围棋”说明,智能机器甚至可以高水平完成围棋比赛这一认知难度非常高的活动。因此,人类无法断言,日益先进的机器人未来不会取代人类从事一些技能要求高、报酬高的工作。

制定合理收入分配方式

弗里曼说,近几十年来,劳动力市场愈发朝向对劳动者不利的方向倾斜,收入不平等程度加深。世界银行发布的《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数字红利》提出,“许多发达经济体的劳动市场日趋两极化,不平等更加严重,部分原因在于(数字)技术强化高技能,同时替代常规工作,迫使许多人不得不去竞争低薪就业机会。”过去劳动收入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基本稳定,劳动者与资本所有者都能获益于生产率提高;如今增加的收益不成比例地大幅流向资本所有者,而不是转化为劳动者工资增长。

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布伦特·尼曼(Brent Neiman)和副教授卢卡斯·卡拉巴波尼斯(Loukas Karabarbounis2014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全球大多数国家和产业的劳动收入占比显著下降,信息技术进步和计算机时代到来,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厂房、机器、设备的相对价格降低,企业投资从劳动力转向资本。正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数字商业中心副主任安德鲁·麦卡菲(Andrew McAfee)所言,没有哪一条经济学原理保证,在数字技术进步带来社会财富总量增加的同时,所有人都将从中同等获益。

弗里曼提出了“机器人经济学三定律”:第一,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进步,将产生效能更优的人工替代物,用经济学语言来讲,机器人与人工之间的替代弹性升高;第二,技术进步将降低以智能机器代替人工的成本,对人类劳动者工资造成下行压力;第三,收入将越来越多地来自于对机器人或其他形式资本的所有权,而不是人工。如果当前的收入分配模式不变,那么劳动机器人化的主要受益者将是少数机器人技术所有者,大多数与机器人竞争工作的人类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将恶化,社会呈现两极化,甚至形成“机器人封建主义”。相反,如果劳动者能分享机器人的所有权,他们的境况就会改善。

弗里曼认为,美国在这方面独具优势。美国许多企业的薪酬结构中包含利润分享或团体激励计划,即在固定工资和绩效工资之外,企业会根据盈利状况向员工发放利润。一些激励手段将奖励与福利相结合,以利于将劳动机器人化创造的利润更公平地分配给劳动者,但还需要公共和私人部门的政策配合。例如,可以通过税收激励措施鼓励企业实行利润分享制;改革企业治理结构,加大劳动者对新技术应用方式的发言权等。

 

 

 
  责任编辑:xieyu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