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刘建明 “大数据”不是万能的  
  作者:刘建明    发布时间:2013-05-06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大数据”不是万能的

刘建明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201356

 

2011年,西方有关“大数据”(big data)的理论像旋风一样席卷知识界。大数据正在成为一股热潮,不仅是IT业的技术革新,也在不断冲击政治、商业、社会和其他科技诸多领域。对其模式的思考,以及如何应用它,已成为新一轮技术变革的最强音。但是,大数据技术也有两面性。

  大数据是巨量资料、浩瀚信息的另种称呼,实际是上世纪80年代末盛行一时的信息爆炸的同义语。从积极方面说,大数据确实已成为数据王国的主线,是下一步信息研究的主要对象。大众媒体、社交媒体和各个经济和社会领域如何使用大数据,正确评估大数据的商业价值,建立大数据的新兴产业,培育大数据的专业人员,将极大推动社会变革和经济发展。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加里·金说:“这是一场革命,庞大的数据资源使得各个领域开始了量化进程,无论学术界、商界还是政府,所有领域都将开始这种进程。”

  虚拟世界有取之不尽的资源,数据可以转化为资产和财富。每天各种机构、每个人和大量传媒发散的图片、文档、视频和言论杂乱无章、周而复始,人类早已无法掌控。而这些信息正是人类活动的真实记录,大量来自人类的心理层面和社会组织的内幕,通过大数据分析,人类完全有可能认识复杂、隐秘的社会和自然现象,使科学研究进入快速发展时期,过去的不可知领域可能将被人类彻底解开谜底。

  从消极方面看,大数据技术不是万能的,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它只是决策的一种量化手段。正确认识事物的是非和利害,遵循人文精神是更为重要的前提。缺少这个前提,大数据不仅毫无用处,而且能为谬论寻求支持的数据。有的文章说:“大数据的时代其实是弘扬理性精神的时代……美国在这方面就做得好很多,美国政府在各个领域都用数据分析,用数据决策,用数据创新。”美国确实重视数据,研究社会问题都搞民意测验或其他实证调查,已有80多年的传统。但2008年金融危机已过去5年,它的各种经济决策没有使其走出困境;它的情报部门搜集的许多数据都是虚假的(例如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虚假情报等)。尽管有大量脑库提供佐证与数据,美国历届政府都有重大失误。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所预测美国大选,每次通常搜集、分析十多万个数据,但多次预测出现错误。大数据本身不完全等于理性,决策基于数据分析而并非基于经验和直觉,是一种理性的表现,但更大的理性是人文法则。即重视人民的普遍要求,维护各民族的尊严和文化,尊重人的自由、平等和权利。不尊重其他民族的历史和风俗,奉行种族歧视,只知道本国利益而不考虑他国利益,在某些国际事务中实行双重标准,让美国政府在内政外交中屡屡受挫,给一些国家的老百姓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例如多次对外战争滥杀平民)。

  遵循社会(国际)公德、人道主义、公正与正义、平等互利等友善原则,是分析数据的指导性准则。数据是有类别的,它真实与否,对全社会是否有利,哪种意见是绝大多数人拥护、赞成的,赞成的人是哪个阶层等等,数据本身还存在一定的模糊性。对社会问题提取大数据,主要了解绝大多数人的意见,依据人民是否满意做出结论,但大数据与人民的数量绝非完全等同。新闻传媒反映主流舆论,做出正确而精准的报道,仅仅依赖数据还远远不够。

  互联网、大众传媒和社交媒体每天提供的巨量信息有大量冗余、虚假和有害的内容,其中侵犯他人隐私权、生存权和精神健康权的信息与图像大肆泛滥,“价值密度较低”。人类不但不能把大数据一股脑地当作宝库,而且要冷静审视数据的两面性,抛弃有害和无用的信息,使数据分析立于价值和法律层面,避免浪费专业人员的时间和精力。

机器储存和分析难以囊括几十亿兆数据,即使储存了这些数据,专业人员也无法全部调阅,删除和忘掉无价值的、不相关的信息是处理大数据的重要原则。正如迈尔恩伯格在《删除:数字时代遗忘的美德》一书中所说,数字技术和全球网络压倒一切,使我们忘记自己的自然能力,我们必须重新恢复忘记。人类应采取的措施是“数字化节制、保护信息隐私权、建设数字隐私权基础设施、调整人类的现有认知、打造良性的信息生态、完全语境化”。“大数据的取舍之道,就是把有意义的留下来,把无意义的去掉。只有理解了在大数据中,需要的是什么,以及如何判断这种需要,才能举一反三地明白到底为什么要去掉那些不需要的。”

 

作者简介:刘建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

 
  责任编辑:chenwanting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