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电子资源 > 毕业论文 > 博士学位论文 > 博士论文列表 >
  关系网络、制度结构与经济绩效——一项关于企业集群的经济社会学研究  
  作者:姚伟    发布时间:2007-03-24     
 

姚伟  刘少杰  2006-05-30
中文关键词一  企业集群   
外文关键词一  enterprises cluster   
论文中文题名  关系网络、制度结构与经济绩效——一项关于企业集群的经济社会学研究   
论文英文题名  Networks,Institutional Structural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an Economic Sociological Analysis on Enterprises Kluster

论文中文文摘 

自1970年代以来,企业集群日益盛行。与自由交换市场、现代福特制大企业相比,作为一种经济生产与交换方式的典型的企业集群,存在独特的网络结构与制度结构特征。在企业集群中,不同企业(关键成员)之间形成一种相对小规模的网络,而这些网络单元又构成一种网络结构;在企业内部成员之间,经济关系也相对非正式化。由于小规模的经济关系网络单元,与同样是小规模的亲属、社会关系网络实现了相互嵌入,为内生性的网络社会资本的形成提供了重要前提条件。还有,由于企业关键成员间经济关系网络的结构化和企业内成员间经济关系的相对非正式化,使网络社会资本与市场制度、企业规则实现了有机结合。这种以关系网络结构化和非正式化为基础的独特制度结构,是导致企业集群中经济行动的交易成本下降和经济绩效提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多数古典、新古典经济学家,以及新制度经济学家特别是科斯、诺斯等人,主要是以现代自由交换市场、现代多部门的福特制大企业为分析对象。在他们看来,现代市场经济中参与者之间形成的是一种分散化的、非重复的和开放性的经济交换关系网络,现代福特制大企业也是一种垂直的、正式化的关系网络。他们以这样一种认知为基础,认为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中,有限理性的经济行动者,是一种机会主义者,一有机会就可能在经济交换和生产活动中采取种种搭便车行为,使经济行动存在交易成本和行政监督成本(在德姆塞茨等人那里,交易成本包括市场交易与行政监督成本);为了减少这些成本、增加对经济行动者的激励与约束,就必须明晰产权;如果交易成本过高,市场交换就会内部化,出现企业对市场的替代,而组织监督成本又制约了企业扩展的边界,使市场与企业之间动态替代和平行并列,因此经济行动在宏观上主要受这种二分制度框架的影响。还有,科斯等人认识到经济行动所处的微观制度结构对其交易或组织监督成本有影响,但主要分析的是市场制度与社会制度(system)在交换领域中、企业规则与社会制度在企业生产领域中的分别结合,而没有分析市场制度、企业规则与社会资本等制度的同时结合对于经济行动的影响。此外,他们还认为,在现代经济活动中非正式制度只是一种补充性、非基础性制度要素。当然,新制度经济学也在不断发展,一些学者提出了企业间协调概念,以及网络、市场、企业并列,彼此之间动态替代的三分框架,但他们的基本假设、对于经济行动的制度分析的工具理性逻辑,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特别是新制度经济学关于现代市场与现代企业的看法,及其经济行动者假设、企业理论、产权理论、制度结构及其变迁理论,并不能完全适用于企业集群现象(不涉及新制度经济学在其它经济现象上是否适用的这个问题)。

不同学科关于经济行动的制度结构的分析,实际遵循着不同的解释逻辑。经济学包括新制度经济学主要是从工具合理性的逻辑来分析经济行动的制度结构的;帕森斯的经济社会学思想,认为经济行动主要受社会系统价值及其内化于行动者的角色规范的影响,系统价值则源于系统功能的要求,其制度解释遵循的是系统价值合法性逻辑;组织分析中的新制度主义对于经济行动的制度结构的解释,则主要遵循的是组织间场域合法性逻辑。这些对于制度的解释,在方法论上存在种种对立,对经济行动、关系网络、制度结构、组织间场域等诸多因素没有进行综合思考,不能完全解释企业集群中的经济行动及其制度结构问题。因此,对于企业集群这样一种新的经济现象,需要获得新的现象认知;在这种新的现象认知的基础上建立新的行动者假设,进一步分析其中的关系网络、制度结构与经济绩效之间的内在关系。

基于此,本文综合新经济社会学关于经济行动的网络理论和制度理论,对企业集群提出了一个新经济社会学的分析框架。这个分析框架的要点是:企业集群中经济行动者的生产和交换活动形成的是一种由小规模的、相对封闭的经济关系网络单元构成的网络结构;由于小规模经济关系网络单元更容易与亲属、社会关系网络互嵌,为网络社会资本的生成和维持、发挥作用提供了前提,使社会资本对于经济行动产生确定性的激励和约束作用;在这种背景下,经济行动者是一种有限理性的、基于专用性资产的、非机会主义的和非唯契约性的经济人;经济行动由于嵌入了关系网络之中,遵守社会资本规范,同时又受着市场制度与企业规则的协调,交易成本与组织监督成本得到了下降的同时,又充分发挥了市场资源配置和企业团队生产的优势;正是以小规模关系网络结构为基础,企业集群打破了企业与市场并列的制度框架,表现为一种网络化企业与网络化市场的结合;由于有着网络社会资本的支持,企业集群中经济行动的核心要素往往具有共同产权的特征,由此形成一种整体竞争优势。基于小规模关系网络结构和非正式网络的社会资本,与市场制度和企业规则的有机结合所形成的多元、互补、动态的经济行动微观制度结构,是企业集群取得较好的经济绩效的重要原因之一。

学科名称  0303社会学   
专业名称  030301社会学   
研究方向  经济社会学   
学位名称  03法学博士

 
  责任编辑:wangrui  
  相关文件: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