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电子资源 > 毕业论文 > 博士学位论文 > 博士论文列表 >
  风险认知、判断与决策——我国居民保险需求与消费心理研究  
  作者:刘高峰    发布时间:2007-03-24     
 

导师  沙莲香  
中文关键词一  保险需求与消费   
外文关键词一  Insurance Demand and Consumption   
论文中文题名  风险认知、判断与决策——我国居民保险需求与消费心理研究   
论文英文题名  Risk Cognition, Judgment and Decision-Making——Study on Insurance Demand and Consumption among Chinese Residents

论文中文文摘 

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不确定性与风险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它存在的原因在于人的有限理性和知识的不完备性所导致的不确定性风险预期。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并不能确切地预测某一事件不确定性后果的分布概率。人们既不可能获得完备的信息,也不可能对所获得的信息进行充分的加工。不确定性与风险的存在,影响到人们对未来结果的认知和判断,也影响到做出行动决策。行为主体往往根据以往的传统、现有的制度和简单的规则,以及以往的经验和常识做出判断和决策。

我国的社会转型和体制转轨,改变了居民的不确定性预期的框架,对居民的生产、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居民所面临的不确定性风险较以往大大增加了。这种不确定性与风险的基本特征是居民对收入以及未来消费支出预期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与风险的存在,必然影响到居民即期收入的跨期分配。不确定性预期的存在迫使消费者将一部分收入用于未来的风险损失补偿方面,以增强个体或家庭应对不确定风险损失的能力。

商业保险作为风险转移的一种有效的制度性安排,本质是风险保障。保险消费以特定的风险认知为基础,是消费者个体对现实存在风险的主观、选择性反应。因此,保险的是人类互助精神在社会层面上的体现。我国保险业自复业以来,发展迅猛,但同发达国家甚至部分发展中国家相比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保险业还远未实现其应有的社会功能,我国保险市场上存在着消费动力不足、消费市场疲软的现象十分突出。发展商业保险,是完善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一个重要内容。 保险需求与消费属于经济行为,不确定性条件下对风险的认知、判断和风险决策反映着特定情景下的行为个体的心理活动特点,但在一定的环境下又具有共性和规律性。

居民保险需求与消费虽然受到绝对收入水平的限制,但相对收入差距过大则是影响我国保险业发展速度的根本原因。不同收入居民对风险与保险的认知以及需求也是不一样的,高收入阶层收入与保险消费并无明显相关。高收入居民的“自保”能力较低收入居民强,因此其保险需求的动力不如低收入者;但对低收入居民来说,尽管有风险规避的强烈需求,但保险购买能力受到限制。这样就造成“有钱的人不愿意买保险,没钱的人买不起保险”的现象。

虽然高收入居民防范风险的能力相对较强,但他们的风险规避的程度则是明显不足的。从这一点看,高收入居民的保险选择是对传统经济学中经济理性人假设的否定。经济学对经济行为分析,忽略了经济行为赖以存在的制度环境。另一方面,与不确定性情景下的行为选择相反,在风险损失确定存在的情况下,人们的经济决策往往是理性的,即通过购买保险对损失进行补偿。这反映了风险的认知影响着居民的保险需求。而人们的风险认知与判断则与特定的社会、制度与文化环境密切相关的。作为社会中的行动者,不依赖于情境的决策是不存在的,我们所做出的决策与判断都取决于我们看待和解释这个世界的方式。而人赖以生存以及做出判断与决策的生活情景则是由特定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结构共同决定的。许多情况下,人们的决策很少涉及深思熟虑的思考,对消费者来说是经济理性的保险消费行为,实际上可能仅仅是社会或群体规范、价值观念的产物,从理论上来看则是“不完全理性”或“非理性”的。

制度作为一个重要的环境变量,是规范人的行为、调节人际关系的手段。处于特定制度环境下的行为受到制度强有力的制约和影响:制度不仅为行为个体框定基本的价值范畴,而且对行为取向和行为边界做出规定。将制度因素作为分析的切入点,重点考察了三个变项:社会保障政策、作为资源配置基础的市场交换和与保险消费者相对的保险经营主体三个层面。将社会保障作为一个重要的分析点,着重考察在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这一政策的发展变化及完善程度对居民风险预期的影响;在市场交换这一层面,考察居民通过特定的市场行为满足特定需要的状况,在本文中仅指居民的保险需求与消费行为;将保险公司这一市场行为主体纳入考察范围,试图通过对保险公司与保险消费者的互动特点分析影响我国居民保险需求与消费的市场因素。从调查结果看,百姓尽管具有风险规避的需要,但风险规避的需求并不同于保险需求,也与实际保险消费存在一定的距离,即使已经购买了保险的居民也未必要真正地认同了保险。简言之,尽管居民面临的不确定风险损失增加了,但由于制度性依赖的惯性力量的存在,居民仍然处于一种等待与观望之中。也就是说,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居民,风险思维模式与“风险依赖路径”在一定程度上依旧受到传统的影响。

人的大脑信息处理的能力是有限的,推测、习惯化起到了补偿大脑这一缺陷的有效作用。特定的文化、观念、传统、历史所形成的人们固有思维与行为习惯有利人们对日常所知觉的信息进行过滤,选择符合其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和信息加以认知,以便在大量的信息面前克服内心的紧张感和认知不协调。我国的传统文化与价值核心在现代文明建立的过程只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削弱而没有从根本上消失。传统文化与价值观念对居民的保险需求动机与消费行为的影响是通过对行为主体的价值取向和价值判断的影响来实现的。

社会文化层面上,主要分析了传统文化对居民的风险意识、风险规避行为选择以及消费决策依赖等方面的影响。在传统文化观念中,人们崇尚节俭,提倡“量入为出”、“开源节流”;“无债一身轻”、“家中有粮,心中不慌”成为传统社会中百姓“求安”、“求稳”心态的一种真实写照。但中国人所追求安稳强调既有生活方式的稳定有序,对生活中出现的变化比较敏感。在“伦理本位”的中国社会,居民对风险的规避往往通过在特定的关系网络里寻找支持,表现出明显的“熟人社会”的特征。在封闭的人际关系范围内,人与人之间是一种全面给予的交往。

家庭是中国社会生活的核心。中国传统社会里,重个人而轻团体。个体对家庭的依赖性比较强。家庭中的这种社会支持关系,使家庭在为其成员提供着基本的生存保障方面发挥着无以替代的重要作用。家庭为其成员提供包括养老、医疗、生育、救济、福利等全方位的保障功能。这种群体生活方式更容易形成风险转移现象,即风险在个体之间的共担,由单个人的风险转变为群体风险的可能性。

在中国转型期间,家庭的结构和功能发生变化,传统意义上的共同体组织受到破坏,传统的控制手段受到削弱,这就为商业保险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由于受到传统文化观念的制约,居民的风险规避手段又呈现出明显的传统特征。

在中国传统社会,个人的社会身份和角色地位最终落实在个人所处于伦理结构中的位置,集体主义的行为取向导致了个人自主意识的模糊。在这种情况下,个人评价往往是很低的。而且,没有自我概念的个人形成了不自我形象和独立的人格,从而极易为他人,为群体意见所左右。在“熟人社会”中,他人的行为取向和道德评价对个体的动机和行为具有明显的导向性和参照作用。

保险需求产生于人们对风险损失的厌恶,然而在不同的参照框架下,人们对待损失的态度是不同的,风险损失不同的呈现方式也影响到人们对其感知与态度,从而对保险消费产生影响。对以前决策及其后果的记忆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认知函数,消费者的知觉、信仰或心理模式以及感情、态度等内在动机也影响保险需求与消费决策。所以,居民的需求与消费行为具有适应性特征,它取决于环境和行为主体瞬间的感知状态。居民的保险消费选择并非完全出于理性的考虑,而只是局部地适应于一个既定的环境。

学科名称  03 法学   
专业名称  030301 社会学   
研究方向  经济心理研究   
学位名称  03 法学博士

 
  责任编辑:wangrui  
  相关文件: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